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執道 > 第8章 地澤風雷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什么!“

    “始皇帝沒死!”

    “嬴政還活著?”

    陸鳳秋一言激起千層浪。

    對于六國之人來說,嬴政之名便猶如懸在他們頭上的一柄利劍。

    當三年前聽聞嬴政消失不見,甚至已經有可能身亡之時,六國之人無不歡呼雀躍。

    嬴政一死,帝國的主心骨便消失不見,所有六國遺族紛紛而起,在短短不到兩年光景,就已經將諾大的秦帝國給瓜分大半,如今只要義軍的鐵騎打入關中。

    攻破咸陽城,大秦帝國彈指可滅!

    然而,這些都是建立在嬴政已死的基礎上。

    嬴政未死,帝國根基便不會動搖。

    昔日大秦的鐵騎可能會將他們已經收復的故地給再次攻破!

    幾乎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嬴政,一個橫掃六國的男人。

    只聽到他的名字就會讓六國聞風變色。

    蓋聶和衛莊相視一眼,衛莊悄然說道:“嬴政果真沒死,看來咸陽城將會有一場大變。”

    蓋聶道:“自從嬴政建立大一統王朝以來,帝國內部的紛爭從未結束,但這一次,他恐怕將會把帝國內部所有不安定的因素都清理干凈。”

    “如果是這樣的話,帝國的大廈不僅不會為之傾覆,甚至有可能更加堅固。”

    衛莊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給了嬴政喘息的機會,讓他將帝國內部的不安定因素給清理干凈,他反過頭來就能輕而易舉的將復辟的六國給覆滅!”

    蓋聶道:“眼下,只有各路義軍齊心協力攻破關中,攻下咸陽,才有可能將嬴政的帝國徹底毀滅!”

    “但是,恐怕這一點很難做到。”

    說著,蓋聶的目光在冢中各路義軍首領的面龐之上掃過。

    身為縱橫家鬼谷弟子,恐怕沒有人比他們再清楚六國之間的齷齪。

    六國之所以被秦所滅,還不是不齊心。

    昔日唇亡齒寒,今日亦是如此。

    只是眼下各路義軍各懷鬼胎,若是出兵關中,定然會有人扯后腿,出工不出力。

    到時候再碰到帝國精銳,很難想象會發生什么樣的結果。

    巨鹿之戰那般的大勝幾乎不可復制。

    蒙恬二十萬精銳大軍駐扎北地,三年不見任何南下的跡象。

    但如果嬴政歸來,那蒙恬的虎狼之軍必然會南下掃敵。

    蒙恬可不是王離,況且王離在巨鹿之戰的大敗,也是有種種因素,并非王離統兵不行。

    蓋聶能想到的,衛莊自然也能想到。

    甚至在場的很多聰明人都已經想到。

    站在遠處的張良亦是輕輕蹙起了眉頭,他低聲呢喃道:“嬴政果真未死嗎?”

    其實三年前當嬴政失蹤的消息在桑海城傳揚之時,張良便有所猜測,嬴政應該不會那么容易死。

    但三年不見嬴政的任何蹤跡,天下間越來越多的人相信嬴政已經死去。

    二世胡亥登基,將一應兄弟姐妹全部殺光,趙高權傾朝野,為非作歹,甚至將李斯給殺掉。

    如果嬴政真的未死,怎么可能任由二人如此禍亂朝綱。

    然而,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巨鹿之戰后,二十萬秦軍主力被滅,張良以為嬴政真的已經死了。

    但如今卻是突然聽到了嬴政還活著的消息。

    這讓張良的心中五味雜陳。

    這兩年多來,六國殘余勢力紛紛跳出來反秦。

    這一次,嬴政若重掌帝國大權,肯定不會放過六國殘余勢力。

    張良不禁暗自握緊了拳頭。

    他不禁暗中想道,留給義軍的時間不多了。

    ……

    陸鳳秋將場中眾人的神色一一看在眼中,不禁暗暗點頭。

    始皇帝嬴政之威相信他們都深有體會。

    人的名,樹的影。

    單單只是聽到始皇帝嬴政活著,他們之中有些人已經方寸大亂。

    可見嬴政給他們留下的心里陰影有多大。

    陸鳳秋見眾人無聲,則繼續負手說道:“江湖之爭,朝堂大事,墨家機關城覆滅不過三年而已。”

    “諸位莫非以為秦帝國真的不堪一擊嗎?”

    下一刻,陸鳳秋朝著那冢中的中央處行去。

    只見他站在冢中央處,看向那農家六位長老,放聲說道:“敢問六位長老,農家今時今日,還是當初那純粹的農家嗎?”

    坐在那四周的農家六位長老默然不語。

    陸鳳秋冷眼相視,掃過這場中眾位義軍首領,滔滔不絕的說道:“六國復辟,無非是在與大勢作對,諸子百家想要存活,并非只有反秦這一條路,雖然可能淪為權力的附庸,但朝堂之爭,總比天下戰亂之爭不知要好上多少。“

    “如今的農家代表的難道真的是普通大眾的利益嗎?”

    “你們可知蕓蕓眾生究竟在哪里?”

    “你們口口聲聲說著嬴政暴政,只不過是你們六國復辟的借口罷了。”

    “農家六堂,更是一幫烏合之眾!”

    “農家尊崇上古神農氏,精通五谷之術,奉行“地澤萬物,神農不死,將相王侯,寧有種乎”的信條。”

    “口號喊的挺響亮,可你們又有誰能保證你們奪取天下之后,百姓會過的更好?”

    “農家六堂,本應該是彼此之間相互依存,但如今卻是為了俠魁之位爭得你死我活,何其之蠢!”

    “當年昌平君扶持農家,農家便淪為楚國復國的籌碼。”

    “連昌平君自己都死了,你們還想著幫楚國復辟,真是蠢上加蠢!”

    陸鳳秋將農家眾人給罵了個狗血淋頭。

    那蚩尤堂堂主田虎當即就不干了,大聲嚷嚷道:“你算什么東西,敢對我農家指手畫腳?”

    陸鳳秋冷笑一聲,道:“田家都淪落到這種地步了,你還不知收斂,你若是能坐上農家俠魁之位,那農家離覆滅也就不遠了。”

    田虎聞言,手中虎魄劍揚起,就要朝著陸鳳秋出手。

    但一旁的勝七卻是直接將田虎給攔了下來。

    田虎鼻孔朝天的說道:“勝七,你攔老子干什么?他娘的,別人都騎到我農家頭上拉屎撒尿了,你他娘的不動手也就罷了,還攔老子。”

    勝七冷聲說道:“如果你想送死,我沒意見。”

    田虎聞言,不禁被澆了一頭冷水。

    他面色微微一變,看向那左右的六大長老,見那六大長老不為所動。

    他當即說道:“他娘的,老子一個人是打不過他,但我農家的地澤大陣又不是吃素的,他娘的,你們要還都是我農家的人,就給老子站出來,和老子一起滅了這個什么狗屁青云子!”

    說罷,田虎一馬當先,朝著前方踏去。

    勝七聞言,略作沉吟,亦是朝前一步。

    接著,越來越多的農家之人站了出來。

    但能站出來的,都算是農家有頭有臉的人物。

    比如那梅三娘,還有烈山堂堂主田賜。

    還有司徒萬里。

    只有劉季躲在那人群后面,不為所動。

    就在這時,又有一人從那人群中走出。

    “算上我一個!”

    只見那是一個臉上帶著面具的矮胖子。

    眾人看到那人出現,不禁暗呼一聲。

    “是朱家!”

    “前神農堂堂主朱家!”

    “怎么會是他?”

    “傳言他三年前就已經死了,怎么可能在這里出現?”

    劉季看到那矮胖子出現,低呼一聲,道:“大哥不是不涉足江湖事了嗎?怎么在這個關口跑了出來。”

    只見那農家六人占據六個方位,將陸鳳秋給團團圍住。

    陸鳳秋見狀,不禁笑道:“農家地澤二十四大陣,我早有耳聞,今日便讓我來領教領教諸位的高招。”

    陸鳳秋話音一落,那早已經按捺不住的田虎直接出手。

    其余六人也紛紛側身而動。

    遠處,蓋聶看到這六人同時出手,不禁低聲說道:“農家六位高手布下的地澤二十四大陣,的確有些厲害。”

    “春夏秋冬四時輪轉,田虎占據的是最關鍵的冬滅之位,此陣已無破綻。”

    “秋之白露位由田賜把關,五谷豐登,冬之大寒位由勝七親自把守,六業興旺。”

    “這三人隨便拉出一人來,都是武功高絕之輩,如今有著陣法加持,很難有人能破陣而出。”

    衛莊沉聲道:“青云子身法卓絕,內功深厚到了如同大海一般的境界,我覺得破陣只是時間問題。”

    蓋聶微微頷首,道:“的確如此,雖然此陣法沒有破綻,但是施法之人卻未必沒有破綻。”

    “青云子眼力高明,不可能看不到此陣的最關鍵點在何處。”

    下一刻,只見那場中央的勝七已經高高躍起,巨闕劍持在手中,朝著陸鳳秋狠狠劈去。

    而那田虎則是朝著陸鳳秋的左首處,快攻而去。

    緊接著陸鳳秋的身后也有人到了,一股帶著毀滅氣息的寒氣朝著他襲去。

    陸鳳秋見狀,臨危不懼,只是淡然說道:“春生,夏榮,秋枯,冬滅,陣法的確是好陣法,可惜,你們沒有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四季輪轉,四季變換!”

    隨著陸鳳秋話音一落,只見陸鳳秋雙手持劍。

    一手雪霽,一手驚鯢。

    雙劍同時揮起,陸鳳秋寒聲說道:“自我學劍以來,已有三十余載,這三十多年間,我終于將我的九式風雷劍融合成了一式。”

    “今日,你們很幸運,能得見我這一式劍法。”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