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武神路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不過死了個女人,但我師妹可是受了重傷!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就在這時。

    由遠及近的傳來了一聲清冷的長嘯,伴隨著這聲長嘯,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如一道電光一般,向著楊逍射了過去。

    同時一條白色的長鞭也陡然間從這道白色身影的袖筒中激射而出,直射楊逍。

    就在楊逍就要一掌把小昭劈死的剎那。

    那條如電光般的白色長鞭準確擊中了楊逍劈下那掌的掌心,楊逍只覺得手掌一震,頓時就從這條白鞭上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大力,這股力道之大,就算是他,也不能輕易化解。

    他當即知道,來人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

    看著眼前近在咫尺,只要再給他一瞬就能劈死在掌下的仇人,卻無法再寸進半分,他只能無能狂怒,狠一咬牙,連退了兩步,方才化去了那條長鞭中暗附的力道,之后她剛想再度上前,將那打死了自己妻子的少女劈死時,一道白色身影已經擋在了那黃裙少女身前。

    “是你!”

    見到面前這位一身白裙的年輕女子,楊逍咬著牙齒,恨聲說了一句。

    “還請楊左使手下留情。”

    來人自然是周芷若,她在金頂大殿之上見到小昭的求援焰火,便一路疾奔到在了這里,現在見小師妹無事,她心里也松了口氣。

    總算是沒來遲。

    之前周芷若曾經奉師命去過光明頂給楊逍送過一封自己師傅的親筆信,是以楊逍認得她,她也認得楊逍。

    “嗚嗚嗚……師姊,我好怕……”小昭見到自己師姐趕到救了自己,頓時哭的更猛烈了一些。

    這一哭之下,帶動了之前的傷勢,竟又噴出一口血來。

    見此周芷若皺了皺眉毛。

    她沉聲道:“你受傷了么?”一邊說著,她一邊伸手給小昭摸了摸脈,她作為蘇信的弟子,雖然沒在醫術上花太多功夫,但還是有了一身不弱的醫術。

    這一試之下,她也舒了口氣。

    從脈象上來看,只是受了點內傷,雖然有點重,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用上師傅給的療傷丹藥,幾天也就痊愈了。

    “你先把九花玉露丸服下……”周芷若一邊說著,一邊從懷里掏出一個白瓷小瓶,扔給了小昭。

    小昭接過藥瓶,倒出了七八枚一口氣吞了下去。

    她知道自己周師姊既然來了,她肯定就沒有了危險,她馬上好了傷疤忘了疼,惡狠狠的看向了楊逍,兇狠的說道:“師姊,你一定要替我殺了他!”

    “你先療傷。”

    周芷若沒理她的話,只是吩咐了一句。

    “你不殺了他,我就告訴師傅……”小昭還想說些什么,但卻被周芷若直接打斷。

    只聽周芷若說道:“你告訴師傅什么?告訴他你被人打的哭了鼻子?你信不信師傅別的不管,定會先把你責打一頓?”

    “哼!”

    小昭聽了周芷若的話,哼了一聲,不再說話了。

    周芷若這才冷眼瞧向了楊逍,淡淡的說道:“楊左使,你可知她是我師傅最寵愛的小師妹,要是她有什么三長兩短,我師父動起怒來,你恐怕擔待不起。”

    方才被楊逍打飛出去的花云現在也從爬上爬了起來,她來到周芷若的身邊,躬身行禮,恭敬的說道:“周姑娘,這些人都給他殺了!”

    周芷若掃了眼地上躺著的十多具尸體,皺了皺眉毛,眼中閃過一絲一閃而逝的殺意。

    但她想到師傅準備在蝴蝶谷辦的大事,不能因此而耽誤,暫且讓他一些,只要師傅得到了明教教主之位,到那之后,把這楊逍搓扁揉圓,還是想怎么辦就怎么辦?

    就算是小師妹要把他千刀萬剮,那也不算是一回事,自己就幫她辦了。

    但現在不行。

    天地風雷四門被他經營了二三十年,早就被他經營的鐵板一塊。

    師傅還需要他麾下的天地風雷四門的支持。

    還是不能太過于得罪了他的好。

    于是她看向了雙目赤紅,一臉殺意的楊逍,淡淡的說道:“本教第一禁令,嚴禁同門相殘,這些人都是本教弟子,卻死在楊左使的手下,左使該怎么解釋?”

    楊逍聽了只是冷笑不語。

    不過周芷若也沒等楊逍回答,她繼續說道:“不過楊左使貴為光明左使,教主之下以你為尊,我們自然沒資格質問左使,這事等我回谷稟報了師傅之后,自然有師傅他老人家定奪,今日我就給左使一個面子,不跟左使計較了。”

    “哈!哈!哈!”

    聽到周芷若的話,楊逍大笑了三聲,笑聲里有著無比凄涼的意味。

    “你不跟我計較?!”

    他慘笑著說道:“我妻子被你師妹殺了,你卻說不跟我計較?我今天只求為妻報仇,你師父對我有恩,我楊逍不是知恩不報的小人……但殺妻之仇,不共戴天!待我殺了你師妹之后,自會去你師傅面前自刎謝罪。”

    周芷若早就看到了一旁那具紀曉芙的尸體,在那具尸體上正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嗚嗚哭的不停,她想不注意也不太可能。

    況且她也知道楊逍跟紀曉芙那點茍且之事,她在見到楊逍出手時便猜到了定然是紀曉芙出了事,不過她也聽說過這楊逍是一個花花公子,留下風流故事很多,想來也不會是什么癡情的人。

    這女人不過只是楊逍萬千女人中的一個罷了。

    死就死了。

    又算什么事。

    現在聽到楊逍得寸進尺,自己已經退了一步他還不領情,非要殺自己師妹,周芷若眉頭一皺,不悅的說道:“你不過只是死了個女人,而我師妹已經受了重傷,孰輕孰重,楊左使分不清么?教訓楊左使已經給了,你還想怎么樣?非要鬧到不死不休么?”

    聽到周芷若這般不講道理的話,楊逍眼神變得無比冰冷,一字一頓的說著:“她是我的妻子,她死了。”

    “妻子?”

    周芷若聽了嗤笑了一聲,她淡淡的說道:“楊左使哪來的妻子?教內弟子誰不知道你楊左使至今未婚,否則的話,怎么無人收到過左使大婚的請柬呢?”

    “多說無益!”

    楊逍知道今日對方定然不會讓他輕易取走殺他妻子那人的性命,但他可是楊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孤高自負,橫行無忌的光明左使楊逍!

    他這一生,什么時候怕過一次?

    今日,他一定要殺了仇人為自己妻子報仇雪恨!

    他吐了口氣,他殺意已決,也不再跟周芷若廢話,身子一閃,便向著周芷若身后的小昭再次劈出了一掌。

    “哼!”

    周芷若見此只是冷哼了一聲,手中白鞭一抖,便用出了九陰真經上的白蟒鞭跟楊逍斗了起來,這白蟒鞭在她手里使用,勢若龍蛇,凌厲絕倫,一時之間,跟楊逍斗了個不相上下。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