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武神路 > 第四十一章 想要同歸于盡?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丁磊!”

    也就在這時,卜泰突然高喝了一聲,他的聲音尖利凄切又無比決絕。www.eaudmj.live

    接著,他點出的那根手指陡然變了一招。

    原本點向蘇信眉心的一指,竟然突然一變,點向了蘇信的身前一寸之處。

    同一時間,跟自己師兄配合多年,兩人早已經心有靈犀無比默契的郝密馬上便知曉了自己師兄的想法,他也慘然一笑,點出的那根手指也陡然間變化了招式,他那一指已然點向了蘇信身后一寸之處。

    這兩人苦修這門‘一指禪’神功幾十載,指力已是極有火候,這一前一后簡單的兩指,看似樸實無華,無甚精彩,實則蘊藏著無數變化的后招,殺機四伏。

    尋常的高手面對這一指,除了等死之外,別無他法。

    卜泰跟郝密的眼中已然有了決絕的死意。

    他們倆剛才見到蘇信眨眼間便破了丐幫威震天下數百年的護幫大陣,又親手跟對方交了一招,結果這年紀不大的年輕人竟然憑借這兩門少林絕技硬生生的點碎了他們的成名兵刃。

    由此他們便判斷出對方的武功遠高過他們兩人,他們如若想要為曹德旺報仇,只憑借自己的武功是斷然不行的。

    至于這白駝山的傳人怎么突然會了少林絕技他們倒是不怎么在乎。

    畢竟他們倆也不是少林弟子,不照樣也練成了這極難練成的‘一指禪’神功?當年少林便有火工頭陀打死了達摩堂首座苦智禪師之后叛出少林,開辟出了西域金剛門一脈外傳了許多少林的絕技。

    少林立寺千載,類似火工頭陀這班偷學武功的又豈止一個,非少林弟子會少林絕技,本也算不得什么奇事。他們倆之前震驚,也只是震驚他為什么能同修‘摩柯指’跟‘無相劫指’而已。

    只是電光火石的時間。

    卜泰便下了這同歸于盡的決定,這本就是昨日商議時萬不得已之時才做的下下之策。

    他們倆人一前一后的‘一指禪’神功封住了蘇信閃避挪移的所有路線。

    別看他們只是點向蘇信身前身后一寸,似乎是點在了空處,傷不到對方的分毫,但實際上,這已經是擋住了蘇信前后的去路。

    蘇信無論是想要進還是想要退,想要前還是想要后,想要左還是想要右,都避不開這一凝聚了他們畢生功力的一指。

    如果蘇信要破掉他們攔路的這一指他們更是求之不得。

    他們活了七十多年,威風八面過,叱咤群雄過,喝過最醇最烈的酒,騎過最靚最型的馬,他們就算死了,一輩子也沒什么好遺憾的了。

    人在江湖,豈有不死之理?

    就是不知道蘇信這個年輕人舍不舍得陪他們倆糟老頭子去赴死了。

    他們倆人已抱定了必死之決心,蘇信無論是要破掉他們兩人里誰的‘一指禪’神功,必然都要耽擱一點時間,哪怕只是一瞬,那也足夠了。

    這五十根弩箭鋒利無比,而軍中強弩勁力極強,速度極快,可射穿鐵甲,除非對方練成了金剛不壞體,否則的話,五十根弩箭如雨而下,對方斷然無幸免之理由——如果他真的練成了金剛不壞體這種護體神功,那么便是天意如此,他們二人也就認了。

    世上不如意之事大概十有七十二,哪里又能有完美無缺的計策?他們二人亦不是智多近妖的諸葛孔明,豈能算無遺策?他們只能是拼盡全力,然后聽天由命而已。

    三十步遠外的丁磊聽到自己師傅的命令,眼睛就是一紅。

    在之前他的師傅已經跟他說過了。

    一旦他師傅跟師叔兩人覺得事不可為,無法擊敗對手,便會用這同歸于盡的招數。

    到了那時,他決不能存有一絲婦人之仁,在師傅他老人家一聲令下之后,便要他毅然決然的下令讓這碧云山莊主人豢養的死士射出那五十根弩箭。

    一刻也不能耽誤。

    時機只有一次,一旦錯過便再不可為。

    那蘇信的武功之高絕,是他平生僅見,一旦這一次沒能奏效,那自己這些人必死無疑。

    看看現在這地上,墻上,樹上——只要是視線可及之處那血腥可怕的景象,便知道計策失敗之后等待著自己的會是什么。

    想到自己師傅從自己小時便撫養自己成人,教導自己武功的場景,丁磊的眼眶不由濕潤了起來。

    但他也知道,這是他的師傅跟師叔用自己性命才換回來的一次絕殺的機會,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浪費,但他更知道,一旦自己下達那個命令,那自己的師傅跟師叔,也必然會被亂箭射死。

    這些想法只是電光火石的一瞬。

    “放箭!”

    丁磊狠狠的咬著嘴唇,眼神里閃過一絲決然的狠色,咬牙切齒的怒吼著下達了他萬分不愿但又不得不下的命令,甚至聲音里都帶上了一絲哽咽的音調。

    這五十名持著軍中勁弩的皆是都天銳豢養的死士,他們眼神冷漠,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而他們手中的強弩平日里早就使用的精熟。

    這區區三十步遠近的距離,他們斷然是不會射偏的,他們聽到丁磊的命令,想都沒想的便扣動了手中的扳機。

    五十根利箭激射而出!

    與此同時。

    在碧云山莊之外。

    上千名武林群豪跟丐幫弟子正屁滾尿流的從山莊里落荒而逃。

    不過他們剛來到碧云山的山腳。

    便被幾百名穿著漆黑色的鐵甲,背著長弓,拿著長槊的騎士攔住了去路。

    這幾百名騎士皆是面容肅穆,眼神冰冷,彌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這上千名武林群豪一見之下,竟然隱隱的感到這初夏正午的溫度竟然陡然間下降了許多。

    一時之間,原本嘈嘈雜雜的江湖群雄竟然靜謐了下來。

    江湖群豪們被人突然攔住了去路,自然是無比氣憤,但看著眼前這數百名彪悍的黑甲騎兵,再加上在這黑甲騎兵后面跟著的數千名隊列井然的步卒,心里再大的氣也發不出來了。

    這些人想著后面山莊里有那個殺人如殺雞子,如同魔神一般的魔頭,眼前又被這些一臉煞氣的士卒攔住,心里自然是惴惴不安。

    這時,從后面走上了數騎。

    其中一騎上挑著一桿旗幟,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常字。

    “都員外,這便是你說的那些想要投奔我家主公的所謂的江湖群雄?”

    當先一騎黑色的駿馬上,一個年紀大概在二十多歲,穿著一身銀色鎧甲,但卻留著一副有些老成的絡腮胡子的年輕人斜睨了那慌亂驚恐的武林群雄一眼,皺了皺眉頭,語氣有些不滿的問了他旁邊的一個有些富態的中年人一句。

    雖然沒有明說,但他話里的意思顯而易見——似乎在說,這些人就這幅鳥樣,也配稱一個雄字?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