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離天大圣 > 094 破滅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片刻后,兩人在一處山峰之巔落下。www.luanhen.com

    其他四人也相繼到達,一行人未做停留,各展遁光,直奔遠處的傳送陣而去。

    當然,蓑衣道人也把自己心中的猜測傳遞了過去,讓傳送陣那里的人做好準備。

    一行六人除了孫恒,最弱也是金丹中期,遁法也是絲毫不慢。

    而前行不過半日,他們就在一處平原上發現了金庭修士留下的痕跡。

    這里是一片嶄新廢墟!

    殘亙斷壁、遍地尸骨,有些地方的烈火還未撲滅,哭嚎之聲更是遍傳四方。

    “這里原本有著一個城池,由六御門的石道友守護,想不到……”

    蓑衣道人輕輕搖頭,此時幾位道基修士也急忙從廢墟中迎了過來。

    “六御門宗潛,見過諸位前輩!”

    “石道友哪?”

    蓑衣道人也不廢話,直接問道:“是誰下的手?出手之人有幾位?”

    “回前輩。”

    名叫宗潛的這人面色陰沉,肅聲回道:“師叔身受重傷,目前還不能起身。至于襲擊我們的,是金庭的金丹宗師,當時共有六人,全都是金丹!”

    “六人!”

    比他們猜測的少了一人,但六位金丹宗師,不管放在那里都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蓑衣道人點了點頭,繼續問道:“你們這里堅持了多久?”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

    宗潛垂首,語聲中隱現驚恐:“出手那人手持詭異金焰,我們的陣法在他面前幾乎沒起到作用,師叔……師叔也不是那人的對手。”

    “那人?”

    蓑衣道人眉頭一皺,道:“你的意思是,對你們出手的,只有一人?”

    “是!”

    聞言,宗潛更是面露苦澀:“雖然當時有著六人在,但出手的確實只有一人。”

    “……”

    場中氣氛一沉,所有人面色都變的難看起來。

    無疑,來人定然是金丹之中的頂尖高手!

    這等人,就算是在金庭那邊也絕不會多,不可能輕易舍棄。

    他來這里,自然有著重要任務!

    “走!”

    蓑衣道人低喝一聲,已經率先騰空而起,直沖遠方。

    這一次,一行人不在多言,各自把遁光催到極限,只求更快到達。

    從那城池廢墟看,金庭的人比他們早來那里不超過一個時辰。

    可謂是前后腳的功夫。

    但他們的速度更快,時間、距離也會拉大!

    途中,蓑衣道人頻頻拿出令符,與傳送陣那邊取得聯系,互通有無。

    直至兩日之后,深夜。

    傳送陣所在的那片荒原已經遙遙可見,而對面卻再也聯系不上。

    “怎么會?”

    蓑衣道人手拿令符,在遁光中面色陰沉不定。

    “道友,無需擔憂。”

    在他側方,一位面如童子卻滿頭白發的修士緩聲開口:“傳送陣那里坐鎮的可是六御門的多目金剛,再加上其他的道友,絕不可能出事。”

    “話雖如此,但我心中總是有些擔憂。”

    蓑衣道人輕輕一嘆:“道友應也知道,我的靈龍迷天訣對冥冥之中的天數有著一定的感應。這一次,我的感覺就有些不妙。”

    “這樣嗎?”

    對方皺眉,心中也不禁擰起。

    恰在此時,一位目生雙瞳的修士陡然雙眼一動,道:“前面有人,朝我們沖過來了!”

    “嗯?”

    眾人紛紛抬頭,孫恒雖修為最低,但目力同樣驚人,瞬間就察覺到那道混黃遁光。

    “不是我們的人!”

    蓑衣道人卻是第一時間辨識出對方身份,當即就是一聲低喝。

    “出手,莫要讓他逃掉!”

    “是!”

    眾人點頭,不用多言就各自散開,御使法寶成網狀朝來人籠罩過去。

    相比之下,孫恒就有些凄慘,激發出一套不成型的劍胚,以七星劍氣應敵。

    雖然他的這門神通威能不弱,但卻也難與他人蘊養千年的法寶相比,這到讓一只關注他的蓑衣道人略顯失望。

    但細細一想,卻也理所當然。

    畢竟剛剛進階的金丹,沒有法寶才是正常!

    與此同時,那人的后方也傳來意念波動:“諸位道友,此人是金庭修士,萬萬不可讓他逃了!”

    竟然還有人在后面追殺!

    “動手!”

    一聲低喝,數柄法寶化作道道流光,轟然沖向來人。

    在場之人無不是修有千年道行的金丹高手,而且在金丹宗師中也屬好手,此即全力以赴之下,千里之地的虛空都乍起波瀾。

    一股股毀滅的力道,更是競相涌現,百丈山峰被其一震就會倒塌。

    其中尤以蓑衣道人的神龍奪和另一人的九口伏魔劍威能最強。

    神光一出,皓月為之奪目。

    本是深夜時分,此即靈光不停閃現,卻讓這萬里之地亮如白晝!

    孫恒在一旁游走,不時激發幾道劍氣,也不禁驚嘆于金丹后期修士的強悍。

    這種動輒就能摧毀方圓幾十里的手段,幾乎是他們的常規操作。

    恐怖的氣息更是讓周遭一切生靈齊齊禁聲,無數山野猛獸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孫恒雖自傲,但面對這些人卻也只會擇路而逃!

    “小心!”

    混亂中,蓑衣道人突然皺眉低吼:“他想自爆金丹,胡道友,攔住他!”

    “是!”

    那生有雙瞳之人聞言雙手一合,兩柄黑白分明的詭異軟尺就自他體內浮現。

    只是輕輕一晃,此物就掠過極遠之地,出現在那靈光爆發的混亂核心。

    雙尺一錯,陰陽分隔,那里的時空也仿若陷入靜滯,一應法術神通盡皆泯滅。

    就連孫恒的七星劍氣也受到影響,運轉不變。

    只有數件法寶不受其限制,趁機尋隙而入,斬入那人的肉身。

    “噗!”

    血肉遍灑,濃郁的生機澆灌在下方一片密林之中。

    金丹宗師的血肉也不是凡物,那些樹木花草在若是能受其滋養,他日自然而然會成為靈植。

    “多謝諸位!”

    遠處,兩道遁光也飛掠而來,在眾人面前停下。

    其中一人孫恒還認識,正是當初征召他的上真宗修士,金丹后期的樊曉。

    “樊道友!”

    “蓑衣道長!”

    眾人對視,樊曉也知道對方此行何意,當下苦笑輕嘆。

    “諸位來晚了!”

    他音帶苦澀,伸手朝后一指:“兩個時辰前,金庭的神吏沖入傳送陣,雖命喪我等之手,卻也毀掉了傳送陣法。”

    “啊!”

    驚呼聲在場中響起,孫恒也是一臉的陰沉。

    雖有所預料,但真正確認,卻也讓他心頭一沉,識海一暗。

    傳送陣一毀,就代表著他就將再不能短時間內返回上真宗。

    甚至若是前線潰敗,他很可能就會身陷此地,陷入金庭的圍剿之中!

    而今孫恒也算見識了金丹后期修士的強悍,可是沒有絲毫把握能夠在他們的追殺下存活下來!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