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離天大圣 > 031 莽猿功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莽猿勁、,莽猿吐息術,這二者相合,就是三河幫內部普及的肉身奠基功法莽猿功了。www.luanhen.com

    這是一門煉體法門,可以把肉身修煉到圓滿,可以沖擊內氣境界的地步。

    皮膜、筋骨、五臟,都有涉獵!

    當然,這門功法算不上出彩,甚至可以說在諸多煉體功法之中是墊底的存在,唯一的長處,怕就是根基尚算扎實。

    莽猿功修煉緩慢,即使認真修行,天賦也不錯,修煉到大成地步,往往也需幾十年。

    而且就算修煉到大成,肉身強度也遠不能與某些強悍的功法相提并論。

    另外,人的身體從三十歲就開始走下坡路,雖說四十歲之前不能進階內氣境界,終身無望。

    但實際上,三十歲就已是普通人的極限。

    而修煉莽猿功的,幾乎不可能在三十歲之前達到大成。

    在三河幫內氣高手中,也幾乎沒人是單純依靠莽猿功進階的,丹藥、其他功法的輔助,同樣必不可少。

    這些,申獨并沒有告訴孫恒,他也并不覺得孫恒有希望成就內氣境界。

    甚至就連功法的傳授,申獨都顯得十分敷衍,在確定孫恒記下功法,回答了幾個問題之后,就把他趕了出去。

    那捏住功法要訣,一點點的傳授,這樣才能讓孫恒一直給自己賣命、掙錢,這是上位者的必修課。

    至于這么做,會阻礙了手下人的前途,這點又豈是他會關心的?

    怕是手下人天分驚人,反而會引起申獨的擔憂。

    只可惜,他終究是低估了孫恒的天賦。

    夜晚的房間里。

    孫恒點燃油燈,把完整的莽猿功一一默寫下來,隨著手腕的有序轉動,他心中激蕩的情緒也漸漸平復。

    良久,以上一世文字書寫的莽猿功,密密麻麻占據了數張紙張。

    閉上雙眼,腦海中回憶此功的關竅,片刻后,他已來到房屋正中,開始嘗試著修煉這門功法。

    莽猿功的功法描述當中,有不少地方有著歧義,可以有幾種解釋,但除了寥寥幾處,其他地方申獨都未點明,需要慢慢摸索。

    常人如若沒有師傅指導,胡亂修煉的話,怕是功沒練成,五臟就已受損,身體也就廢了。

    不過這難不倒孫恒。

    以他對身體的感知,但凡出現差錯,都可提前發覺不對,多做幾次嘗試,就能找出正確的路子。

    千言功法,多是氣息運轉、鍛煉內俯之用,孫恒依照功法,一點點的開始了嘗試。

    如此一試,就是七日!

    這七日之中,他每天白日里正常巡視狼毒鞭制作,拜訪黃莫、申獨,一切正常。

    其間,他也曾向申獨詢問過功法的關竅,可惜申獨總是顧左右而言,如果問的急了,還會訓斥孫恒一頓,讓他不要好高騖遠,先把學會的吃透再說。

    如此,孫恒也就對他死了心,繼續獨自專研。

    七日之后,深夜。

    孫恒扎著馬步,手臂輕輕下沉,體內氣息依序鼓蕩,在五臟之間輕微震動。

    某一刻!

    “噗!”

    孫恒口一張,一口帶著些許不明物質的黑血就噴了出來。

    口中噴血,孫恒的臉上卻露出欣喜之色,雙眼明亮,精神煥發。

    他明白,莽猿功終于入門了!

    吐出黑血,是洗伐內臟的開始,待到雜物徹底清除干凈,以后自己的內臟就可重獲新生,在功法持續修煉之下,越來越強。

    默默感受一下身軀,整個身體都處在一股溫熱之中,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皮膜筋肉,都在發生細微的變化。

    甚至,就連他那進無可進的皮膜強度,也有了長進。

    這種進度很慢,孫恒卻感受明顯,心中更是欣喜。

    只要保持這種進度,孫恒自信,他絕對可以在數年之內,肉身成長定型之際,就達到功法所述的大成境界!

    而皮膜筋肉的強度,還要超出!

    這對其他人而言幾乎不可能,但孫恒卻有把握做到,一如他把莽猿勁修煉到現在的地步。

    營地里,申獨、雷天來兩人,已經把莽猿功修煉到大成,皮膜、筋骨、五臟都已經達到人體巔峰狀態,每一個都可以在前世吊打一眾極限運動選手。

    而孫恒,皮肉的強度怕是已經超過他們,但筋骨、內臟的支撐不足,論起整體實力,自是不如。

    如此又是十天過去,經過如此長時間的休養、準備,終于又到了進山的時候,而此時的孫恒,體內五臟也洗練完全,開始一步步壯大。

    這一次進山與上一次不同,梅山藥鋪的人,顯然是打定主意要一次性進山采集完藥材。

    所以,這次不僅僅會在山里待的時間會很長,人數也比前次多了很多。

    將近五十人的隊伍,其中有著不少攀山越嶺的好手。

    孫恒目光轉動,掃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禁微微瞇眼。

    申獨、周景,他們都參加,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周景竟然沒有跟自己提起過這事!

    “孫師弟!”

    黃磷恰好也把目光轉了過來,當即邁步朝著孫恒走來:“聽說申師傅傳你真正的莽猿功了,不知道入門沒有?可需要師兄教教你?”

    他語氣輕佻,態度居高臨下,一如往日,只不過話語間的冷意,更重了一些,也讓孫恒越發感到不對。

    “不勞師兄了。”

    壓下心中的情緒,孫恒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師弟初學乍練,還需要時間入門,不敢勞煩黃師兄。”

    他目光轉動,放在黃磷身后的一個小胖子身上:“張師弟,想不到這次你也跟著進山?”

    此人卻是張重九,曾與他一起入門,不過最近幾年一直待在城鎮藥房那邊,倒是不怎么見過。

    “孫師兄。”

    看著孫恒,張重九也是一臉復雜,當場一起入門的幾人,可算是各有各命了。

    二丫與他暫且不提。

    當初跟他關系最好的陳鐵鷹早早病逝。

    兩人共同心慕的對象初夏,因為出落的水靈,會討歡心,如今已經成了藥鋪陳少爺的房中人。

    石少游跟著內務師傅已經開始診病,前程遠大。

    而孫恒更是早早的攀上申師傅,如今眼看著就是正式弟子了。

    如此種種,讓小小年紀的他也是忍不住心思起伏,復雜百變,羨慕、嫉妒、恨,兼且有之。

    他低下頭,小聲開口:“雷師傅說,這次進山人手不夠,所有從藥房那里找了幾個人來,這邊狼毒鞭的進度不能耽誤。”

    “是這樣啊!”

    孫恒點頭,也沒有多言:“我去見過黃前輩,黃師兄要一起嗎?”

    黃磷當然不會放過與黃莫攀談的機會,即使看孫恒不順眼:“當然要去。”

    在黃莫身邊,還有著一位內務的年長之人,已是四十多歲的年紀,正躬身述說著這次進山的計劃。

    “我會帶一多半人去猴子谷、無回崖,前輩只需趕往千刃峰即可,到時候晚輩也會盡量多采集一些血紅花,前輩那邊只要能采集到十株就行。”

    這位名叫陶頌的男子,也是藥鋪的老人了,常年進山采藥,也是一把好手。

    “嗯。”

    黃莫沒什么表情的點點頭,只是從懷里掏出一個瓷瓶遞了過去:“一次別倒太多,三滴就夠了,要不然最后不夠用的,我找你算賬!”

    “晚輩明白。”

    陶頌躬身,緩步退下。

    這邊孫恒兩人也迎了過來,一一見禮,如此待到一切安排妥當,一行人終于上了路。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