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魔臨 > 第十四章 出事了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吃罷了早餐,順帶著接收了一波瞎子北帶來的“地圖視野開拓”,鄭凡在前廳溜達了一圈后,就又走回了后院。www.luanhen.com

    鄭凡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狗,

    只敢在自己熟悉的小范圍里溜達,而不敢跑出去,甚至連普通狗喜歡去做的撒尿圈地也沒有膽量去做。

    雖說,這會兒跑出去,可能唯一的利好就在于你現在可以去見一見貨真價實的古城且不用被推銷買鮮花餅或者繳納古城維護費。

    但在客棧里,有吃有喝又有小丫頭伺候著,似乎真的沒有一定要出去遛彎的需求啊。

    后院那一排平房的布局是這樣子的,正中央,是一個小客廳,之前幾次大家聚餐都是在這小廳里,小廳的西側,是鄭凡的臥室,其余人的臥室則更在邊上。

    當鄭凡溜達回來時,看見小廳里有一道忙碌的小小身影。

    小廳的飯桌被挪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面積更大也更寬厚的木桌。

    薛三正跪在木桌上手持工具飛速地雕刻著,一卷卷木花飄落出來,空氣里,也彌漫著木卷的香氣。

    “主上。”

    薛三抬頭,對鄭凡笑了笑,然后又低下頭繼續自己手中的活計。

    “這是在做沙盤么?”

    鄭凡掃視了一眼已經雕刻出來的地方,可以看出來,中央區域,應該是虎頭城,而附近,則是虎頭城周圍的地形。

    “主上目光犀利。”

    薛三先奉上一句馬屁,繼續道:“瞎子吩咐我做的,一些細節還需要補充,現在也就將就雕刻出一個大概,咱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在虎頭城站穩腳跟,所以,先把戰略沙盤給搞上也是為了以后的方便。”

    “哦,那真是辛苦你了。”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

    薛三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汗水,然后繼續著自己的工作。

    鄭凡站在旁邊看著,同時幫忙遞送了幾次工具。

    薛三好幾次停下來喝水或者看參照物時,嘴唇抿了抿想說些什么,但話到嘴邊后,又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類似阿銘和梁程那種平時的悶葫蘆,你稍微說點話,很容易就能給人一種“真誠不容易很真心”的感覺。

    而對于薛三這種平時溜須拍馬笑呵呵口若懸河的人來說,或許是因為實在是太會說場面話漂亮話了,真的到要你說一些可以感動人的話的時候,反而不知如何開口。

    好在,手里有事情在做,所以倒不用擔心會出現“最怕空氣忽然安靜”的尷尬。

    不過,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也處于一種相互影響的狀態。

    在經歷了阿銘、梁程以及今早瞎子北的“求抱抱”之后,鄭凡似乎也接受了一些潛移默化的影響。

    在離開小廳時,鄭凡伸手拍了拍薛三的肩膀,

    “你繼續忙,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拍肩膀,似乎是上位者的神技,不管你以前學沒學過,但當你到了那個位置后,似乎總能學會這種惠而不費的方式。

    而且,在旁邊看著薛三忙活,鄭凡心里總有一種在驅使童工的罪惡感。

    薛三愣在了木桌上,哪怕鄭凡已經離開了小廳,他也依舊沒有挪動。

    肩膀上,傳來一縷溫暖的觸感,冥冥之中,仿佛有一條條線,從原本的不存在,到逐漸清晰,又變回了不存在。

    從三維的自己,又變回了二維的畫面,周而復始,不斷地變幻著。

    依稀間,

    看著一個人,正伏案,一點一滴地,編織著屬于自己的存在。

    “咳咳…………”

    薛三忽然劇烈地咳嗽起來。

    木桌也因為他的抖動而有傾覆的危險,為了避免自己這一上午的付出被摔毀,薛三果斷地選擇主動翻身跳下了木桌,哪怕自己痛痛地摔一跤也比重新再做無用功要好得多。

    然而,

    薛三的身形,在半空中忽然凝滯了,這只是片刻的凝滯,卻讓薛三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緊隨其后的,

    是身體上下的所有關節,仿佛都開始進行了微調,

    凝滯消失后,

    腰部略微發力,

    整個人居然在轉瞬間就改變了身形下墜的方向,

    雙足,

    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且,

    沒有發出任何多余的聲音,

    甚至是地磚上的灰塵,都沒有被濺起絲毫。

    落地后的薛三深吸一口氣,又重重地吐了出來,而后,又情不自禁地伸出舌頭,重重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啪嗒!”

    手中的工具,掉落在了地上。

    薛三的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呵呵…………”

    一開始,只是壓抑的聲音。

    “嘿嘿嘿…………”

    到最后,

    “哈哈哈哈!!!”

    笑容,

    從形象到音量,

    開始逐漸變態。

    …………

    推開自己房間門時,鄭凡似乎聽到了薛三的笑聲,但還沒來得及自己做出反應,就在這一愣神的功夫,兩團熟悉的柔軟感覺再度襲來。

    很尷尬的是,

    排球的出產廠商應該是很注重質量過硬的要求,

    哪怕距離出廠日期有點年月了,

    但它們的彈性以及隨之而來的韌性,也依舊是讓人咂舌。

    這也導致鄭凡……被彈開了,宛若迎面跳下了彈簧床。

    duang!

    “主上,您沒事吧?”

    四娘的聲音傳來。

    鄭凡踉蹌地后退了好幾步才穩住了身形,這才看見先前在自己開門的一瞬間,在門口,站著的風四娘,她之前應該就在自己房間里。

    “四娘,你在這里啊。”

    “主上,我是來給你送衣服的,之前半年,我抽空自己做了好幾套衣服,但因為主上一直沒醒來,所以沒有真的試穿過,大體,應該是合身的,但還需要主上您本人站著試穿一下,才能讓我再去做一些小的修改。”

    “哦,好。”

    鄭凡跟著風四娘進了屋,在風四娘的引導下,一件一件地把衣服進行試穿。

    四娘手里拿著尺子和小墨筆,在細心地記錄著要修改的地方。

    四娘做的幾套衣服基本都是以衛衣為原型,不過加入了不少這個時代的元素,寬松的同時也一點不覺得肥大。

    虎頭城毗鄰荒漠,風沙大,為了遮擋風沙,穿袍子和其他寬厚衣服的人很多,外加這里異域商隊也很多,那些人的衣著,其實看起來和鄭凡這兩天穿的現代感十足的衛衣,也沒有特別大的差別。

    想想也是,阿銘還能繼續執拗地堅持著自己的破舊燕尾服,足以可見在這個地方,奇裝異服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最后一件衣服試穿好脫下,再將自己最開始的衣服穿上,鄭凡有些感慨地說道:

    “謝謝你,四娘。”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誰讓主上手下里,也就奴家一個女人呢,您有什么需要,就和奴家說,奴家都會滿足主上的。”

    風四娘的一顰一笑,都帶著一種浸潤到骨子里的嫵媚。

    然而,鄭凡這會兒卻沒有絲毫其他的想法,只是開口道:

    “小時候,其實一直都挺羨慕別的小朋友可以在自己媽媽帶領下去買和試穿新衣服的。”

    風四娘聞言,愣了一下。

    他們這些魔王對鄭凡是有一定了解的,但不可能了解得那么深刻。

    鄭凡吸了口氣,笑了笑,道:“我媽在生下我沒多久后就和我爸離婚了,據說是去了廣東那邊又找了個人家,也沒有再回來看過我,我爸又是個貨車司機,經常長時間不在家,也沒功夫和耐性去陪我買衣服。

    后來,他出了車禍,人沒了,我也就再沒有機會有長輩陪著去買衣服了。”

    風四娘臉上露出了一抹愁緒,緩緩地伸手,抓住了鄭凡的雙手。

    她知道,可能在自家主上的內心深處,是缺愛的。

    “主上,四娘也上了一點年紀了,也不是什么小姑娘了,只要主上您喜歡,四娘……四娘可以扮演主上的母親。

    主上,你想對您母親做什么,奴家都可以配合,角色扮演,奴家可是很拿手的呢。”

    “嗯?…………”

    鄭凡忽然一愣。

    以前,鄭凡覺得沉迷癡心于恐怖題材的自己相較于正常人來說已經有點重口味了,但面對這些魔王,鄭凡真的感覺自己好像還是太純良了。

    且,常常感覺自己不夠變態而無法和他們融入。

    “吱呀!”

    房間門被推開了,打破了此時屋子里被風四娘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氛圍。

    門口,站著瞎子北。

    啊啊啊啊啊!

    風四娘心里氣極,直接指著瞎子北罵道:

    “死瞎子,進來前不會敲門啊!”

    瞎子北聞言,伸出手指在門板上敲了幾下,

    “哆哆哆……”

    緊接著,

    開口道:

    “客棧門口出事了,哦卡桑。”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