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五百五十八 吳國戰敗了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陸議把陸氏家中成年的婦女都給叫上,讓她們帶著孩子一起參加會議。www.399xs.com

    看著一屋子的婦孺,陸議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江東乃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決定,將陸氏全族遷到廬江,廬江太守顧元嘆是陸氏之婿,會幫助陸氏在廬江安家,陸氏會安全。”

    一群失去丈夫父親兄弟的陸氏婦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知道該怎么表達意見。

    畢竟她們的男人都死了,眼前這個十五歲的少年是陸氏唯一的掌舵人了。

    很顯然,局面就是這個局面,陸議做出的決定,并沒有人可以提出質疑,一致通過,陸議就開始悄悄的操作起來了。

    不能全族出動,那樣的話目標太大,只能說是一點一點的走,一點一點的遷移。

    上午走幾個,下午走幾個,也不用帶太多東西,分批走,花點時間走完,陸議會最后一個走。

    決定之后,陸議派人送信給顧雍,詢問離開吳郡去江北的辦法,顧雍很快回信,與陸議約定時間,讓陸議直接帶著家人往東走,去婁縣。

    他會在婁縣安排人,帶著他們從婁縣抵達海邊,乘坐海船離開江東,抵達徐州廣陵,再從廣陵抵達廬江。

    對于這一點,顧雍已經通過魏國鎮南將軍張遼協調了廣陵太守臧霸,三方面心知肚明,并且三方面會一起協作,將吳四姓之一的陸氏從江東帶到廬江安家,確保陸氏的安全。

    也算是功勞大家一起領,這個功勞在郭鵬那邊一定非常喜人,郭鵬肯定會開心。

    計劃定得非常縝密,且有可操作性,陸議非常滿意。

    畢竟是作為吳四姓之一的陸氏,稍微有點什么風吹草動的還是比較引人注目的。

    陸議反正是不能輕舉妄動的,而且,他也要防備著周瑜再次前來詢問他的決定。

    過了兩天,陸氏全族已經轉移了一半人口到了廬江去的時候,周瑜來了。

    周瑜是來詢問陸議關于是否愿意和孫策結親的事情的。

    周瑜之前回去之后把這個事情和孫策說了,結果孫策老大的不愿意。

    他也知道自己當初和陸氏結下的仇怨,結果現在還要迎娶陸氏的女兒,和一群被自己干掉父親丈夫的人做親屬,這算什么?

    周瑜就苦勸,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樣的事情對于政治人物來說是常態,孫策的婚姻關乎到江東孫氏政權的未來,容不得孫策任性。

    “若不能拉攏江東士族,難道要等著他們全部投靠魏公?打仗可以靠軍隊,難道治理國家也能靠軍隊嗎?魏公在江北虎視眈眈,你不考慮別的,也要考慮吳國吧?你以為吳國現在根基深厚非常穩當嗎?”

    周瑜的勸說讓孫策無言以對。

    然后孫策的母親也不停的勸說孫策,一些功勛舊將也來勸誡孫策,終于,孫策妥協了,他答應了,只要陸氏那邊答應,他就答應,和陸氏結親,與江東士族做初步的和解。

    孫策好不容易松口,周瑜很高興,就來詢問陸議思考的怎么樣了。

    “將軍,能否容我再考慮考慮?做出這樣的決定與我而言并不容易。”

    “伯言,我知道你不容易,但是勸說吳公答應,我也不容易,這個機會對于陸氏來說千載難逢,你若不抓住,就沒有這個機會了,吳公可能會去尋找其他的家族聯姻,到那時,陸氏還能保全嗎?”

    周瑜的話語里帶上了一些威脅的意味,陸議就表現得非常動搖。

    “再給我三天時間好嗎?再有三天,我就回復將軍。”

    “好吧,就三天。”

    周瑜點了點頭:“機遇并不總是那么容易的就到來,來了,要抓住,抓不住,就沒了。”

    周瑜頗具信心的對陸議進行了極限施壓。

    到底也就是個十五歲的少年,再怎么早慧早熟,再怎么沉穩,也是有個限度的。

    周瑜完全不擔心迫于各方面的壓力的陸議會不接受他的建議。

    于是他放心的離開了陸府。

    周瑜離開之后,陸議更加確定了江東不宜久留,否則陸氏這一家子婦孺會被欺負死,顧氏都保不住陸氏。

    陸議的做法毫無疑問是正確的,所以當周瑜在兩天之后得知陸府人去屋空的時候,那種驚訝和惱火也就不是不能理解的。

    “一家子人,五十多口婦孺,怎么說不見就不見了?”

    周瑜極其惱火的問責吳縣縣令。

    吳縣縣令被嚇得不輕,臉色發白的說今天一早他還見到陸議帶著家人出門辦事,結果中午以后就沒見著人影,下午直接就失蹤了。

    周瑜開動自己的腦袋瓜子,忽然想起不久之前陸議曾經帶著陸績一起去廬江拜訪新任廬江太守顧雍的事情。

    當時是因為顧雍的妻子是陸績的姐姐這個事情,所以周瑜沒當回事,只認為是探親。

    但是現在在再一想,明顯就能察覺出這里頭有些不對勁。

    廬江太守,這個那么靠近江東的職位,被郭鵬麾下唯一一個出身江東士族的人擔任了,這本身就是一個政治訊號吧?

    周瑜恍然大悟,意識到自己疏忽了。

    沒有意識到這個如此明顯的政治訊號。

    顧雍的妻子出身陸氏,陸氏的境況如此不堪,她說動陸議把家族遷移到廬江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但是這在政治上卻是一個巨大的失誤,一場江東吳國政權的巨大失敗!

    最容易最有可能被第一個拉攏的陸氏家族離開了江東,寧愿離開故土都不愿意投靠孫氏,不與孫氏和解,這在政治上是多么大的挫敗!

    這幾乎能讓所有剩下來的人都看到孫吳政權內里的虛弱和無力。

    郭鵬……

    他沒有動兵,只是派了一個人,就把在輿論場上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吳郡陸氏給策反了,投向了他的懷抱。

    這在旁人看來是多么可怕的政治號召力,這說不定會引起一場可怕的連鎖反應。

    他們還會和孫吳政權合作嗎?

    戰爭已經開始了,這不是軍隊之間的征戰,而是看不見的戰場上展開的一場看不見的戰爭,郭鵬偷襲得手,打了吳國一個措手不及!

    吳國戰敗了!

    在政治的戰場上戰敗了!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