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695章 這徒弟,絕對是個狠人!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楊帆沒有跟田天佑廢話,直接一道意念探出與他建立起了精神通道。www.eaudmj.live

    “你凝神聚意,試圖向徒弟田天佑傳授凡級基礎陣法三元回靈陣,傳授成功!精神力+2,精神意志+2。”

    “叮!恭喜宿主成功向徒弟田天佑傳授凡級基礎陣法三元回靈陣,門派忠誠度百分比加成被激發,徒弟田天佑自動獲取縮主百分之百的技能熟練加成,三元回靈陣的陣法經驗+1500,當前陣法經驗(1500/10000)。”

    三元回靈陣,是凡級基礎陣法,基本上每一個初學陣法的精神念都會從這種最基本的基礎陣法開始學起。

    而楊帆,因為是半路出家,從開始就是從天級幻陣開始領悟,基礎方面的東西還有些欠缺,所以,這種基礎陣法全都是他后來為了為了沖擊陣法經驗自己在精神靈師的社區空間自己看著教學視頻學習領悟的。

    單個陣法的陣法經驗全都與教學老師的能力持平,只是堪堪達到精通境界。

    不過即便是這樣,對于陣法菜鳥的田天佑來說,也足夠了。

    收回神念,楊帆看到田天佑的精神一振,臉上很快就露出了不可置信一副見了鬼的夸張神情。

    “這……這……這,師傅,你是怎么做到的,什么時候精神念師的灌頂傳功竟然變得這么牛逼了?!”

    田天佑激動得要瘋。

    精神念師確實有向別人傳輸武技秘法的灌頂特技,這一招,他的姐姐田飛瑤以前也沒少對他使用。

    他之所以能在十七歲之前就獲得了如此驚人武道實力,除了是因為他自己本身就智力超絕天賦出眾之外,與田飛瑤總是時不時地會往他的識海之中刻印一些相應的武技功法也有著很大的關系。

    可是那完全不一樣好嗎?

    田飛瑤刻印在他識海中的武技功法,只是一些純粹的武技修煉技巧與修煉經驗而已。

    而楊帆,卻直接連修煉的境界也給一并傳輸了過來!

    這就有點太過牛逼了有木有?

    田天佑長這么大,可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聯邦之中還有誰能夠擁有這么牛逼的能力。

    三元回靈陣。

    田天佑以前也有過接觸,可是他對于三元回靈陣的理解甚至連入門境界都沒有達到,只知原理而沒有半點布置能力,根本就布置不出相應的陣法來。

    可是現在。

    當他消化掉了楊帆傳送過來的三元回靈陣的陣法經驗之后,他的腦子里面突然一陣開明頓悟,對于三元回靈陣的理解與領悟,竟然一下就突破到了精通境界。

    田天佑甚至已經很有信心,可以自己單獨刻印出一個簡易的三元回靈陣的陣盤出來。

    這特么就有點兒讓人驚悚了有木有?

    什么時候陣法的學習領悟竟然變得這么簡單了?

    楊帆呵呵一笑,牛皮轟轟地傲然說道:“別人有沒有這么牛逼我不知道,但是為師,一直都是這么牛逼!”

    “現在。”楊帆低頭看著正一臉激動無比崇拜甚至仰視著自己的田天佑,淡聲道:“你還會覺得學習陣法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嗎?”

    “nononono,”田天佑馬上搖頭:“之前是弟子有眼不認泰山,目光短淺,不知道師傅您的厲害。現在我可是完全認同師傅的話,跟您的跟前,陣法這玩意兒,那就是個屁,咱想放就放,想憋就憋,全都是小菜一碟。”

    楊帆的嘴角一抽,神特么想放就放想憋就憋,感覺這個小崽崽的比喻似乎有些惡心啊。

    不會說話就別說話,連個馬屁都拍不好,要你何用?

    “叮!你的徒弟田天佑得授陣法傳承,心神激蕩,對你心生感激,對門派的歸屬感得到極大提升,門派忠誠度得到極大增強,門派向心力+5。”

    本來還想再踹這小崽崽一腳的,不過看在他又為自己貢獻出了五點門派向心力的份上,暫且饒了他這一次。

    楊帆突然發現,在這個田天佑的身上,門派經驗似乎全都很好刷,隨便給他點兒甜頭,就會有大把的門派經驗收入,比之安生、田飛瑤那幾個滑頭徒弟來,眼前這個簡直就是一朵白蓮花啊,好忽悠得很。

    怪不得總人說,智商高的人,往往都會情商低,只要一打感情牌,分分鐘就得跪。

    “對了,師傅,你還沒告訴我你剛才是怎么制服小夔的,她怎么突然間就死機了呢?”

    田天佑探聲向楊帆詢問。

    就是剛剛,他已經在暗中試圖將小夔重啟了好幾次,可是卻半點效果也沒有,小夔好像不但但是死了機,甚至連電都沒有了。

    田天佑百思不得其解,剛才楊帆甚至都沒有與小夔有過任何接觸,一直都是在用拳勁與精神力與小夔打斗對抗,按道理來講,小夔可以完全規避氣血之力與精神之力的干擾,不應該會死機失靈啊。

    “師傅,你該不會已經是精神靈師了吧?”

    田天佑輕聲猜測詢問了一句,如果是精神靈師的話倒是還能解釋得通,因為精神靈師的精神力量已經超出了小夔的防御極限,出現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可能。

    楊帆微微搖頭:“精神靈師可沒有那么容易能夠達到。”

    “我之所以能夠讓小夔停下來,是因為我剛剛在她的身上取走了兩件東西。”

    說著,楊帆一翻手,手掌上出現了一枚散發著淡白色光芒的七級妖核,還有一片類似內存卡的儲存芯片。

    這是楊帆在沖小夔使用了中級采集術后,從這位機器人妹子身上采集到的東西。

    一個是能源妖核,一個是記憶芯片。

    沒有了這兩東西,再厲害的機器人也都只能變成一堆無用的廢鐵。

    田天佑一怔:“這是隔空取物,還是妙手空空?師傅,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么高明的偷盜技能,佩服!”

    在此之前,他想到了無數種可能,可是卻唯獨沒有想到,打敗他最引以為傲的符文機器原不是高深的武力與精神力,而是妙手空空之類的扒竊技術。

    簡直就是,像嗶了狗一樣啊有木有?

    “什么偷盜技能?”楊帆最終還是沒能忍住又踹了這小子一腳,“這是為師的天賦神通,可以隔空采集到任何一件非生命的物品,你可以稱它為采集術。”

    田天佑捂著自己的屁股,不解地嘟囔道:“那還不是一樣?不告而取不是偷是什么?”

    楊帆嘴角一抽。

    采集術在某此時候確實有一些妙手空空之類的隱藏屬性,但是采集就是采集,楊帆是絕對不會承認那是從偷的。

    “就你話多是吧?”楊帆狠瞪了這個瞎說大實話的弟子一眼,隨手把手中的妖核與芯片扔還給他,道:“說說你的情況吧,你是怎么發現這個溶洞的,還有,跟你一同進來的那個同伴呢?”

    田天佑欣喜地將妖核與芯片接過,啪啪兩下就迫不及待地將它們又重新裝回小夔的體內。

    開機,重啟。

    只一秒多鐘的功夫,小夔就再度恢復她嬌柔可人的靈魂姿態,很貼心地走到田天佑的身后,抬手為他捏肩揉背按摩起來。

    田天佑舒服地呻吟了一聲,抬頭看到楊帆正在面色不善地看著他,小家伙一個激靈,連忙沖小夔下達了幾道指令,機器人妹子便開始轉移陣地,繞到了楊帆的身后為楊帆揉捏起來。

    “回稟師傅,這個溶洞是我們剛剛被傳送過來的落腳之地,我們看著還算安全,又有靈泉可用,所以就以此為基地,準備緩緩向外探索。”

    “至于我的那個同伴,因為覬覦小夔的美色,竟然想要背后襲殺暗自弟子,已經被小夔給一掌擊斃了,都已經被小夔給燒成了飛灰了。”

    田天佑說得有些輕描淡寫,不過楊帆卻從中聽出了一絲徹骨的寒意,甚至都開始擔心正在他身后按摩的小夔會不會也突然給他來這么一下。

    宰了一個同伴,竟然跟宰了一只雞一樣平淡無波,這樣的心理素質或是冷血心境,就算是楊帆他自己都有點兒趕不上。

    虧得他之前還以為這個小崽崽是個沒怎么見過世面更沒怎么見過血的白蓮花呢。

    現在看來,他卻是有些想當然了。

    從世家之中出來的子弟,有幾個會是真的人畜無害的?

    這家伙看上去確實有點兒單純,似乎很好忽悠,但是不要忘了,他可是獨自開發并缺德出了小夔這樣一位擁有著宗師巔峰級別實力的超級技術宅,智力水準絕對高出了常人好層樓那么高。

    而且,單純并不是意味著他就是傻瓜,若是他真的沒有半點兒城府與防御能力,田不器與田飛瑤也肯定不會讓他出來送死。

    “師傅不用擔心我會因此惹到什么麻煩。”

    見楊帆的面色有異,以為楊帆在是為他擔心,田天佑不以為意道:

    “我在小夔的智能芯片中輸入過一百零八種毀尸滅跡的痕跡學以及反偵察的實用技巧,沒有人會發現并懷疑到我的身上的。”

    “而且,這里可是靈源之地啊,進入這里的人或妖獸,本身就有一定的殞落機率,死上個把人,沒有誰會過于深究。”

    楊帆:“……”

    實錘了,他的這個新徒弟,絕對是個狠人!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