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玄渾道章 > 第三十二章 比斗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柴安說完話后,就將身邊那名學子拉過,道:“這是我的學生穆賀,是我進入學宮之后調教出來的,我想用我們各自的學生比一比,也好讓他們彼此督促長進,張師教你說呢?”

    張御道:“柴教長愿意為學子考慮,我自然不會拒絕這份好意。www.kmwx.net

    他不在乎什么學子之間的勝負,一次兩次的比斗也決定不了什么。

    他教導的這些學生因為已然披上了神袍,所以學起來很快,可盡管彼此之間也進行一定的對練,但那也僅僅是對練而已,難得對方于此刻送來了一個對手。

    在他看來,最好是他這里所有學生都上去與之比斗一遍,這樣就認識到自己的長處短處,對他們未來的成長十分有好處。

    柴教長笑道:“我來時就說嘛,張師教一定會同意的。”

    他伸手一按賀穆的肩膀,再拍了拍,湊近一點關照道:“稍候一定要好好比,拿出自己全部的本事,別讓張教長和老師失望。”

    穆賀用兇悍的眼睛看著在場所有的學子,道:“是,老師。”在他目光看過來的時候,不少學子都會下意識的躲閃一下。

    張御看得出來,這個穆賀的兇悍絕非是裝出來的,而是自然而然的流露,應該是在某個特殊環境之中歷練過,過往的對手也可能不是人類,所以表現出如同野獸一樣攻擊性。

    他道:“柴教長,你只帶來了一個學生么?”

    柴安笑了笑,道:“張教長,我這個學生很特別,不管你今天派多少學生上來比都可以,而且我也給了服用了盛陽丹水,就算斗上一天,他也能保持充沛的體力。”

    他笑容一直掛在臉上,可是哪怕是周圍的那些學子也能看出這一次是來者不善。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寬敞訓武場外,陸陸續續出現了一些人影,柴安方才走進來的時候,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現在聽說要雙方比斗,消息傳出后,不少教長感覺有好戲看了,都是興沖沖帶著自己的學生過來觀摩。

    柴安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多了。

    張御看向場中的學子,道:“你們誰愿意和柴教長的學生一比高低?”

    許多本來躍躍欲試的學子,在看到周圍的人逐漸增多時,都是變得遲疑退縮起來,不過也有不少膽氣足的,準備上前應戰,可是一接觸到賀穆的目光,那股兇悍之氣似乎一下透照到了他們的心里,剛剛提起來的心氣不知為什么,忽的又一下散了。

    此時幾個觀戰教長在那里相互談論著。

    “柴安這個學生不簡單啊,居然掌握了‘心攻’。”

    “目為心之使,這是純粹用自己心靈去懾服敵人,這是第二年才能學到的東西吧?”

    “光學到了沒用,還要自己的心靈足夠強大,這東西,沒有多次生死邊緣徘徊是磨練不出來的,老柴為這學生可是下了不少心思啊。”

    “張教長自己本事是不小,可我看他的學生,就沒幾個能挺過這‘心攻’的,就算勉強上去,怕也沒什么贏面。”

    “不錯,連膽氣都沒了,還拿什么和人斗。”

    “嘖嘖,柴教長今天就是來挑事的啊。”

    莫若華看著周圍這些同學都在猶疑,她一緊手上的拳套,從眾學子中站了出來,一抱拳,道:“先生,我來。”她身形健美高挑,五官英秀,再加上干凈利落的一頭短發,站在前面時,頓時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張御思索了一下,道:“你上來比沒什么意義,把機會讓給別人吧。”

    莫若華毫不猶豫道一聲是,她正要退下去時,柴教長喊了一聲,道:“慢著!”

    他轉頭看著張御,道:‘我知道,這位應該是張師教這里最好的一位學生了吧?既然要比斗,那么自然要和最好的比。”

    張御看了他一眼,淡聲道:“既然這是柴教長的選擇,那就讓他們比一比好了。”

    柴教長一拍賀穆的后背,道:“去吧。”

    賀穆重重嗯了一聲,走了出去,一直來到了訓武場的中間,目光緊緊盯著莫若華。

    莫若華此刻卻似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腳步輕快地走了上來。

    兩人到了場中站定后,不管是那些教長還是學子,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

    小遙把雙手合攏在嘴邊,喊道:“莫姐姐努力,莫姐姐威武!”

    莫若華沖她揚了揚手,那副從容輕松的樣子,似乎一點也沒有把面前的對手放在心上。

    她之前她身披神尉軍神袍的時候,走得是一力降十會的路數,現在她則偏向于敏捷和快速的路數。

    因為披上現在的神袍之后,一般情形下,大多數人的力量都是相差不大的。

    不過那一段歷程并非無用,而是給她帶了一種獨特的體驗,讓她能更好的把握到對力量的運用。

    柴教長看了看她的神情,神色認真了一些,此刻他莫名有種感覺,這是一個經驗老道的獵人在面對一個方才成長起來的小豹子。

    這個莫若華,之前莫非從過軍?

    可惜的是,學子的文檔都是保密的,具體的家世隱瞞不了,可是有過什么樣的經歷,外人卻是無從得知的。

    不過并不認為自己的學生會輸,他深信,在現階段,他的學生是獨一無二。

    而賀穆看著莫若華面上似乎帶著一絲漫不經心的表情,他明顯被這樣的神情激怒了,所以率先發動了攻擊,他微微一低頭,也沒見他怎么動,可卻倏地一下竄了出來。

    兩人明明相距較遠,可他一瞬間就來到了莫若華面前,并且兩指伸前,朝著后者的雙目就是一刺!

    他的攻擊犀利而迅猛,招數更是兇險,要是普通學子被他來這么一下,定然猝不及防,先被攝住了膽魄。

    莫若華經驗老道,她鎮定的看著賀穆,在后者的手指幾乎接觸到她眼睛的時候,忽然一側身,任憑對方手指從面頰前方擦過,而后借著旋身之力,抬起一手,一掌就切在了賀穆的頸脖之上,后者在發力的時候,本是帶著些許吐氣發聲,可被這么一擊劈上來,眼睛暴突不說,連舌頭都吐了出來好長一截。

    他向前飛出去一段,翻滾了幾下,最后單膝跪倒在了地上,捂著脖子,在那里咳嗽不已。

    莫若華挑了下眉,后頸是關鍵部位,她怕一下把對方劈死,所以沒有用上多少力,不過對方居然還能站起來,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有一個教長嗤了一聲,出聲諷刺道:“柴教長,看來你的學生也不怎么樣么?”

    柴教長看去且是一點也不急,他對自己的學生喝道:“賀穆,我和你說的話忘了么,拿出你的真本事來,別看不起你的對手。”

    賀穆站了起來,轉過身來,認真無比的看著莫若華,道:“你是個厲害的對手,值得我出全力。”說話之間,他一捏拳頭,身上頓時泛起了一陣光芒,低喝道:“下來你要小心了!”

    看到他身上的光芒,訓武場內外頓時傳出一陣陣驚呼。

    “靈性力量?”

    柴教長得意的看了一眼張御。

    學子想要修煉出靈性力量,在披上神袍后要半年到一年時間,才能催發出靈性力量,差一點的,兩年到三年都是可能的,不過這都是在正常范圍之內,

    而他這個學生,在他手下不過半個月,就已經激發出這樣的能力了。

    這場戰斗他是穩贏的,他就是要告訴所有人,他的調教能力也不弱,他教出來的學生不但不比張御手底下的差,而且還可以更強。

    賀穆認為自己此刻已經占盡了優勢,因為有沒有靈性力量完全是兩個概念,在此之前,再怎么厲害,也仍是凡人的力量。

    他腳下一踏地,整個人又一次沖了上來,他的速度在靈性力量的作用下變得更快,這一次眾人只是看到場中一道流光閃過。

    可是賀穆才沖到面前,還沒有來得及遞出拳頭,卻見視線中有一只帶著光芒的拳頭在面前越放越大,如野獸般的直覺讓他立刻放棄了原來的打算,本能把手肘一抬,雙臂護在了身前,可是那只拳頭卻如攻城錘一般,直接轟開他脆弱的防守,然后再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轟然砸在了他的臉頰之上!

    砰!

    訓武場中傳來一聲震動全場的悶響,光聽著都讓人感覺到疼痛。

    穆賀在這一拳之下,整個人從訓武場的中間位置直接飛向了后方,再重重摔落在了地上,下來又向后滑出去了一段距離,直到頭顱重重撞上了底部的壁板,下身隨著向上拱動了一下,這才停了下來。

    全場寂靜。

    柴教長臉上原本的鎮定和笑容一下僵在了那里。

    莫若華緩緩收回了拳頭,再用力捏了捏,雖然她現在已經不怎么靠單純的力量了,可是她覺得,還是這樣直來直去的攻擊最是痛快不過。

    “又是一個會使靈性力量的!現在的年輕人,了不得啊!”

    那些教長驚嘆的看著莫若華,她的靈光雖然只是出現在拳頭上,看去沒有那么張揚,可懂行的人都知道,這其實更為了得,因為這不單單是掌握了這種力量,而且已是懂得如何控制運用了。

    他們不由又看向張御,若說以前心里還有一點不服輸,現在卻是真正的服氣了,而且甭管學生以前的底子如何,能讓這樣學生自愿跟隨,那本身也是一種本事了。

    他們甚至已是在考慮,是不是把自己親近的子侄后輩也叫過來,拜托在對方門下。

    柴教長這時上前去,把賀穆攙扶起來,他檢查了一下,發現自己的學生沒受什么太大的傷害,只是昏了過去,松了一口氣,他語聲艱澀道:“張教長,是你贏了。”

    張御平靜道:“柴教長說過,帶著自己的學生來是讓學生之間互相切磋砥礪的,所以也無所謂輸贏,不過柴教長的手段雖然高明,但盡量還是少用為妙。”

    這其實并不是一場公平的較量,因為莫若華身為神尉軍前隊率,是正經與靈性生靈和異神戰斗過的,不算久經磨練的心性,只是戰斗經驗和技巧,就超出了賀穆一大截,兩者在現階段根本沒有可比性。

    不過他若猜得沒錯,賀穆應該是在極端危險的環境之下被激發出靈性的,一個不小心,那就可能丟了性命,或者斷毀前途,這是非常急功近利的做法。

    柴教長沉默片刻,道:“時間不等人,我不快點怎么行。”

    張御眸光微動,這句話他聽在了心里,柴安背景深厚,恐怕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隱秘,他道:“柴教長,你的學生現在不宜多動,讓他自己醒過來最好,我這里有好茶,坐下聊一聊吧。”

    柴教長目光復雜的看了他一眼,猶豫了片刻,點頭道:“好!”

    ……

    ……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