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玄渾道章 > 第兩百零八章 天人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那一只龐大手掌朝著烽火臺方向傾斜而來,巨大的形體使得整個過程看起來有些緩慢,但實際上很快挨近了望夏臺,并往其上按落而下。www.399xs.com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半圓形的光罩出現在臺地之上。

    雅秋女神再一次站到了望夏臺的前方,渾身神力噴涌,雙手抬起,撐起光芒,死死頂住了那一只手掌的下落。

    銀先生等人此刻已是來到了環形廳上方,看到了這一幕,鄧明青一皺眉,對朱闕道:“別讓她來礙事。”

    朱闕一點頭,縱身沖了下去。

    托洛提神正要一同跟上,忽然察覺到什么,往天中看去,就見一團流光向著他們這里射來。

    齊巔主動迎上,雙臂一架,身上靈性之光鼓脹出來,將那一團流光擋住,但是他的身體也被那里面所蘊藏的力量推的不斷后移,在地上擦出了一條十余步長的痕跡后,這才停頓下來。

    鄧明青看著上空那個人影,道:“項主事,我以為你會是個聰明人。”

    項淳站在天中,一招手,將那團流光收了回來,并在手里還變為一個金球,隨后對著下方沉聲道:“我只做對玄府有利的事。”

    鄧明青冷聲道:“垂死掙扎。”

    托洛提縱身一躍,這從平地躍起,沖著項淳沖去。

    鄧明青看著上方交戰的二人,對著身邊的親信侍從吩咐一聲,道:“去把港口附近還停留著的玄修解決了。”他知道項淳聽到的下面的動靜,所以這句話就是說給項淳聽的。

    親信隨從道一聲明白,便抱拳而去。

    朱闕此刻已是望夏臺之前,他幾步來到了雅秋女神的背后,捏緊拳頭,轟的一聲砸在她的背部。

    雅秋女神一口金色的鮮血吐了出來,她的身形也是半跪在了地上,但是仍然奮力撐著那天穹上方的巨手。

    朱闕見狀,又是一拳上去,霎時骨骼碎裂的聲音傳出,雅秋女神一個前傾,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但是她及時用手撐住了地面,隨即又緩緩把身軀挺起,那大手只是往下落下一點,就又被頂住了。

    朱闕看了看她,道:“我很奇怪,你明明是一個神明,為什么這么賣力?”

    雅秋女神額前的長發遮住了眼睛,她涂滿了金色血液的嘴唇動了動,道:“你不會懂的。”

    朱闕點點頭,再一次把拳頭舉了起來,道:“那么,去死吧。”

    然而他正要動手,卻見一片陰影裸照下來,抬頭一看,見那大手正往下砸來,而自己所站立的位置正好在其籠罩范圍之內。

    他這才發現雅秋女神并不是單純的阻擋,而是巧妙的引偏了大手下落的的方向。

    他沒有遲疑,足尖一點,立刻從這里退了出去。

    雅秋女神也是把身一側,身影一閃,也是在大手落下之前轉移出來。

    那巨大的手掌重重砸落下來,使得內城臺地一陣震蕩,可這一次只是落在了望夏臺前方的平地之上,這座烽火臺并沒有被波及到。

    只是安神被灌輸了推到天夏烽火臺的意識,所以在沒有完成這件事之前,它是不會停下的,所以那只手很快再次抬升了起來。

    朱闕離開之后,身形一轉,倏地飛射出去,直接將還要前去阻擋安神的雅秋女神于半途截下,不但未曾再讓她近前,反而將她越迫越遠。

    張御在離開洪河隘口之后,便一路向北,他可以加快了自身遁速,此刻已經逐漸接近了瑞光城,只是他目光之中卻是看到了一片陰云籠罩在了前方,并有無數悲觀、哀痛、哭號等等負面情緒從那里涌現出來。

    他眸光微凝,不難分辨出那是龐大靈性力量匯聚之時所引發的,無疑有一個強大的敵人在那里,而且那若是任由這力量籠罩下去,那么處在里面的人也會因此真正受到各種影響。

    他思索了一下,將大道玄章喚了出來,而后望向一個章印。

    這是在神廟之地中找到的一枚前輩的玉簡,上面有一個章印,名為“天人之儀”。

    修士一旦觀讀了,轉運章印之際,行走坐臥之時有悅耳聲響及光霞云氣相伴,不止如此,還有大范圍清正心神,抵擋穢濁的作用。

    不過是他懷疑,造出這個章印的前輩主要的目的恐就是為了前者。

    這個章印用在這里可謂十分合適,于是目光一落,立把這個章印觀讀了,隨后收起大道玄章,遁光一長,再一次加快了速度。

    旦港之前,在鄧明青的命令之下,十名神尉軍士卒在兩名伍長的帶領之下,還有上百土著兵氣勢洶洶沖入港口之中,準備將停留著在這里玄修殺死。

    滯留在這里的玄修包括鄭瑜在內還剩下不到十人,都是一些不曾修煉出心光的弟子,他們在察覺到這些神尉軍是來找尋自己之后,為了不連累這里的瑞光城民眾,一個個主動站了出來。

    神尉軍一名伍長看他們主動現身,臉上露出了獰笑,把手一抬,前方一排蠻兵將火銃一把把舉了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的隊伍后方忽然發生了一陣混亂,回頭一看,卻見那里劍影翻飛,數十個手持利刃的劍士殺入了隊伍之中,最前面的三人手中利刃泛著一層淡淡熒光,似能輕易斬破靈性表層,劍光一閃,必有一名神尉軍士卒命喪劍下。

    那個伍長看得心頭大怒,身上光芒一閃,主動迎了上去。

    秦午闖入神尉軍隊伍之中后,就來回揮劍,過來之時并無一合之敵,可就在砍殺順暢的時候,前面突然沖上來一個人,只是手臂一抬,居然擋住了這一劍。

    他一看,對方竟然是將全身靈性光芒匯聚到了一處,這已是足以抵擋他的斬殺。

    可是他絲毫不慌,另一手動作流暢的從衣兜里掏出一把手銃,在對方驚駭的目光中對著其腦袋就是一槍,轟的一聲將其腦袋轟爛,而后把手銃一扔,又一次揚起劍光殺入人群之中。

    鄭瑜他們等人一見,也是紛紛出手,盡管沒有心光,可是以他們的能力,只要欺到近處,對付一些土著蠻兵還是不成問題的。

    在雙方夾攻之下,很快將這一小隊神尉軍剿滅,剩下數十個蠻兵也都是放下武器投降。

    停留在候船大廳的年輕男女見狀,都是一個個將那些火銃拿起,并且動作麻利的檢查起來。

    東廷都護府的民眾無論男女,人人自小接受過一定的軍事訓練,關鍵時刻每個成年人都可以上戰場,火銃一到手里,立刻就可形成戰斗力。

    實際上在乘船出海時,不少人也有攜帶刀劍等武器,只是都被神尉軍和土著蠻兵檢查時候搜走了。

    一個年輕站到了高處,喊道:“諸位,大家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們在這里等待天夏到來,然后……回家!”最后一句他是用力喊出來的。

    這無疑引發了眾人心中的共鳴,一起發聲高喊:

    “回家!”

    然而這時,卻有一聲沉悶的撞擊聲從臺地之上遙遙傳來,眾人涌出候船廳廊一看,便見臺地之上有一個巨大的手掌正在拍擊烽火臺,不由自主驚呼出聲。

    烽火臺在挨了一擊之后,只是顫了一顫,頂上光芒依舊,可是第二擊又很快到來,隨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那每一次拍擊都如同轟打在在場之人的心頭上,可他們此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有不少女子死死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可眼淚卻是不停的流淌下來。

    在連續的撞擊之下,盡管望夏臺本身仍然堅穩的矗立在那里,可是上方光柱卻是開始了晃顫,而在那巨手第十二次轟擊下來后。

    那光柱閃爍了幾下,倏地消失了。

    烽火臺,熄滅了。

    霎時間,整個瑞光城埋入一片寂絕和黑暗之中。

    仿佛永遠難再醒來。

    所有人變得鴉雀無聲,失魂落魄的看著上面,心頭落到了谷低,眼神之中都是流露出了絕望,不少人嗚咽痛哭起來。

    氣氛一時間變得無比壓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一陣飄飄渺渺的聲音自遠空傳來,并且越來越響,越來越近。

    有人一指天中,激動道:“快看!”

    眾人抬頭看去,就見一道璀璨而華麗的光痕從北方天穹處直射而來,將半個天空都是照亮,所經之處,厚重的陰云隨之撕裂,使得一線陽光從里投射下來。

    這一道光芒從北到南,經天而來,最終如流星墜地,轟然落在了烽火臺上!

    無數云光彩霧及刺目光亮在內城臺地上綻放開來,鄧明青等人抬手一遮過于耀眼的光芒,而后看了過去,便見一個有若仙神的道人站在那里,袖袍飄飄蕩蕩,面目籠罩在玉光之中,身周圍霞彩紛揚,云光蕩蕩,整個望夏臺一時都籠罩無數仙音妙樂之中!

    朱闕和托洛提都是如臨大敵,因為來人讓他們想起了傳說中的天夏仙人。

    姚弘義更是目露驚懼之色,是否天夏本土的仙人看到了烽火點亮,故此趕來了?如果是這樣,那會否來人不止一個,還有更多會到來?

    這個時候,齊巔猛地竄了出來,并向著來人沖去。

    張御站在那里沒有動,淡淡看了他一眼,口中道:“敕鎮!”

    齊巔頓時感覺到,自己的靈性力量一下倒退了回去,并被壓迫到了身心的最深處,而他便見看見對方抬起手,對著他的額頭只是輕輕一點。

    他臉上露出驚容和贊嘆之色,道:“厲害!”

    下一刻,他整個人嘩啦一聲如琉璃一般破碎,只落下了一地的晶瑩碎礫。

    張御把伸出的手指緩緩握起,把袖袍往旁處一甩,頓時大氣排空,蕩開滿地的污濁塵埃,便邁步向前走來。

    ……

    ……

    ()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