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玄渾道章 > 第二十六章 御力心光(修)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張御心里意識到,玄府今次請他再去,多半是昨晚之事的延續。www.eaudmj.live他與那位助役交談了幾句,便與其一同冒雨往玄府行去。

    才至半途,大雨終是停了下來,天宇明媚,青空萬里,如詩如畫。微風徐來,兩旁繁茂花木一陣搖晃,送來陣陣枝葉清香。

    路上他與這助役攀談幾句,才知這位姓王,十二歲就在玄府了,這一待就是三十年,雖然沒有學的什么道法,可背靠玄府,也是身體康健,如今兒女雙全,去年孫子又是出生了,提到此處,其人臉上笑容不斷,自言這輩子只盼一家安好,玄府能夠長存下去。

    張御微微點頭,王助役對生活的期盼樸實而又簡單,這也是都護府大多數人心中所想。

    兩人腳程較快,半個夏時后,就來到了玄府,方至城臺拱門之中,就又有助役上來請他移步事務堂。他與王助役別過后,就隨之而往,沿著邊廊走過兩座大殿,來至最后一座殿閣之前,助役入內稟告,稍候就又出來請他入內。

    張御邁步入殿,來至二層臺閣上,一抬頭,就見項淳正站在那里等著他,臉上帶著溫煦笑容。他上前幾步,挺直身軀,合手一揖,道:“項師兄有禮。”

    項淳也是抬手回禮,語聲溫和道:“張師弟來了,來,我們里面說話。”

    他把張御請到堂中,待請了他坐下后,嘆道:“昨天之事,多虧師弟了,否則玄府必然名聲受損,后果也是不堪設想。”

    張御道:“這是御應為之事。”

    項淳連連點頭,又露出關切之色,問他這次是否有在斗戰中是受傷,言他若是感到不適,那千萬不要諱言,玄府之中自有藥物可以幫助調理。隨后他又提起昨晚之事,不過問的更多的是細節。

    張御俱是一一作答。

    項淳待問話過后,兩人身前的茶水已經換了一遍了,他看了看時辰,道:“我這還有不少文書要批,就不留師弟了,你可先在玄府內宿下,過后還有事宜交代。”

    張御自無異議,從事務堂告辭出來,就沿著來時的邊廊回到之前居宿的花苑之內。

    那些一同入府的學子不少現在還在這里住著,鄭瑜小郎君此刻正在苑中做著一套導引術,見到他踏入進來,眼前一亮,急急上來一禮,道:“張輔教。”

    張御看他一眼,幾天不見,這位鄭小郎君原本矮小的個子居然稍稍長高了一點,臉色也紅潤了許多,已不復之前羸弱的樣子了,看來玄府打固根基的做法還是起了作用的。

    他道:“鄭小郎君,近來在此可好?”

    鄭瑜臉色一苦,摸了摸肚子,道:“其他還好,就是天天喝苦粥,還不準放糖,感覺舌上都是苦味,再怎么漱口也無用。”

    張御道:“這應該是藥粥了,是玄府給你們調理身體用的,神元是精氣神之聚合,若是根本不固,那也無法積蓄出來,現在是苦,可過后卻是甜。”

    鄭瑜想了想,很是信服的對他一揖,認真道:“學生記下了。”

    張御與他說了兩句話后,又對幾名湊過來打招呼的學子點了下頭,便就回了自家廬舍。

    他掃了一眼屋內,這里看來天天有助役打掃擦拭,頗是干凈,榻上還有擺放著兩套衣物,卻是玄府下配的道袍,他將之收入了一旁的竹箱中,稍作洗漱,服下一枚元元丹,便在榻上坐定,入靜打坐起來。

    這次并沒有入定太久,僅是半個夏時后,他就出了定坐,稍作檢視,見神元倒是又積蓄了不少,可這般還是太慢了,照這么下去,或許數月時間的積累,才堪堪夠觀讀一個章印。

    他思忖一下,就自榻上下來,換上了一件玄府道袍,出了廬舍,并一路行至玄府城臺之外的空地上。

    他先是看了看日頭,選定了一個位置,隨后拿出小冊和炭筆,開始描摹起那些雕像和周圍的景物來。

    當然這只是一個掩飾罷了,他真正的目的只是為了吸攝那座鳥身人臉雕像上的源能。所以這回他的落筆更為細膩,幾乎每一個雕痕和破敗之處都沒有漏過。

    感受著一縷縷的熱量從那雕像之上傳來,看著原本若淺水一灘的神元在逐漸積蓄起來,他心中不禁有種滿足感。

    玄府門外也不是無人走動,但見他畫得入神,自也沒人不識趣上來打擾。

    他一直在這里停留到了晡時,因為玄府大門將閉,無可能繼續下去了,這才遺憾收起冊子和炭筆,轉了回去。

    回到廬舍后,他服下一枚元元丸,拿起夏劍,來到后院練了一會兒劍,待得血脈調和開了,這才回了榻上調息。

    到了黃昏時分,有人前來叩門,道:“張君子,范師有請,煩請稍候到前方偏殿敘話。”

    張御起身稍作收拾,就出了廬舍,行到偏殿時,見白擎青也是自不遠處來,兩人在殿前相互點了下頭,就在助役引路下入了大堂。

    才一入內,就見范瀾一身道裝,正坐在席榻之上,正在閉目冥思之中,而身前香爐卻是煙氣飄渺。

    兩人到了前方,都是合手一揖。

    范瀾睜開眼來,在座上抬手還了一禮,隨后做一個相請手勢,道:“兩位師弟,坐下說話吧。”

    兩人稱謝一聲,就在他前方留著的兩個蒲團上各自坐下。

    范瀾道:“兩位師弟,玄府上次授下的章印你們可是觀讀的了么?”

    張御道:“已有觀讀。”

    白擎青也道:“我亦是如此。”

    范瀾滿意點頭,不過似張御和白擎青這種一上來就能看到三個六正之印的人,再觀讀一二個章印當是毫無難度,甚至還有可能再繼續觀讀第三個。

    他先看了一眼張御,目光再移到白擎青身上,道:“昨天的事情,白師弟想必也是聽說了?”

    白擎青道:“略有耳聞,聽說是神尉軍意圖生事……”他看向張御,“后來被張輔教及時阻止了。”

    范瀾拍了拍膝蓋,道:“聽說了就好,神尉軍做事粗暴無比,這次吃了虧,那一定是會想法報復的,但這也絕不會是張師弟一個人的事,而是我們所有玄府之人都需要面對的。”

    他看著二人,露出幾分認真之色,道:“而你們兩個,是玄府這數年來所遇到的較為出色的弟子,折損一個,都是玄府的損失,故是主事決定,舍過前面那些不必要的考驗,由我提前傳授你們斗戰之法,好令你們有能力保全自身。”

    白擎青一聽,面上頓時流露出一絲難以掩飾的激動之色。

    他之前得到的章印雖然也有用,但是并不具備正面和人交手的能力。

    實際上據他了解,其他入府之人只要神元足夠,一樣也會被授下章印。所以他之前充其量只是快人一步罷了,實際并沒有得到什么特殊對待。

    而在得知張御重創了蘇匡后,他懷疑后者所得章印卻是可以用于斗戰的,因此心中有一種急迫感,十分渴望得到更多章印,現在終于等到這個機會了。

    雖然這看去也是因為張御的緣故,可他自信等到自己的才能展示出來,當會比其人得到更多的重視。

    張御則有些意外,他先前曾有過判斷,玄府對每一枚章印的傳授都是慎之又慎的,這里面除了有一套較為死板的規矩約束外,同時也應該出于穩固弟子根基的目的,而現在卻是一反常態,莫非真的是因為他昨夜重創那神尉軍的士卒才導致如此么?

    他總覺得好像沒這么簡單,不過既然玄府愿意傳授,那他就自身而言,也沒有什么不樂意的。

    范瀾等了一會兒,見兩人把這個消息消化的差不多了,這才道:“我東廷玄府自百年前來至這片未知地陸上后,就肩負著對抗靈性異怪及土著神明的重責,當然,現在的敵手可能還包括神尉軍。可無論對手是何人,唯有先保全好自身,才有資格去顧及其他。”

    他伸手指了指,道:“你們兩個人,一個親手斬殺過靈性異怪,一個精研玄理,應該知道,靈性異怪體表都有一層靈性外衣。大略來說,這都是生靈自身精神意識以及內心力量向外的投射。而我輩玄修,同樣也具備這樣的能為。”

    說話之間,就有一層淺淺的白色光芒也是他的身上浮現了出來。

    他攤開手掌,顯示著上面的氤氳氣光,“我輩將此稱之為‘心光’,里間蘊有多種變化,只要掌握得當,不說尋常刀劍,便算火銃火炮也難以傷你分毫。”

    他看向二人,“所以你們首先要做的,就是通過觀讀大道之章,催發出自身之心光,如此才具備最起碼的自保能力。”

    ……

    ……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