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怎么就火了呢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下午就拍完的電影?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不是,一天都用不了?成本就一包煙?”劉芒覺得方別是在搞笑,“老方,你逗我玩兒呢吧!”

    他要是個外行被忽悠也就忽悠了,可他也是個導演,這種事情怎么可能做到?

    這是拍電影,又不是拍小電影。www.luanhen.com

    就是小電影也搞不定啊!

    其實方別也是往大了里面吹的,他前世也跟著朋友去拍過微電影。

    當時就四個鏡頭可就拍了整整五個多小時,那還是要求沒多高的情況下。

    這一整部電影一天能拍完,只有一種情況。

    所有人都絲毫不出錯!

    從演員到劇組,全都不能出錯!

    但這可能嗎?

    理論上還是可能的。

    特別是方別打算拍的那部電影。

    其實他也忘了電影的具體情節,畢竟那電影壓根就沒在國內上映。

    甚至在網上都沒多少人知道有過這部電影。

    丹麥的電影,誰看過?

    就連方別對丹麥最大的印象,就是那里的金發姑娘腿長個子高還漂亮,然后很多人羽毛球打得好。

    方別怎么看到的這電影?

    前世他跟朋友聊天聊到電影,然后大家聊起了演員的演技。

    本質上,那是個常規的吹牛環節,就類似于天南地北各種亂聊,然后主題一直在變化。

    當時就聊起了如何決定一個演員的演技好不好。

    方別記得當時ab站都有up主做過那種《一個人的演技到底能有多爛or多好》這種類似的視頻。

    然后他們就邊看邊吐槽。

    后來就說起了那種“一個人的電影”。

    不是說電影里就一個人,而是在電影里大部分時間,或者幾乎所有時間都只有主角一個人。

    在這種沒人對戲的情況下,演技好的演員就特別多。

    然后他們就開始比較類似的電影里面哪個主角演的最好。

    比如《我是傳奇》、《活埋》之類的。

    然后就有人說了這部丹麥電影《罪人》。

    因為這部電影在國內并沒有上映,所以方別回去后也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出這部電影的漢化資源。

    老實說,當時確實讓他印象深刻。

    現如今具體細節只能回憶起幾個反轉的地方了,不過大致劇情流程他還記得。

    那電影好像講的是一個警察接線員的事情。

    一個刑警因為誤殺了一個平民,然后被貶職去報警接線員的位置。

    不過他好像第二天就能結束調查回刑警崗位了,這整部電影就是他在最后那一晚接到一個報警電話之后的事情。

    沒錯,所有的畫面都在這一個小小的屋子里,演員基本也就主角一個,其他人都是打醬油的。

    所有的劇情都是靠電話里面的對話,還有主角的腦補。

    電影所有畫面,就是主角一個人對著電腦戴著耳麥完成的。

    方別記得好像就是這樣。

    那這就巧了朋友們,方別剛好是春晚導演,這里剛好是央視演播大樓!

    找一個這種屋子難嗎?

    做為導演,借用一下這里的設備難嗎?

    這里是央視廣播大樓,找幾個字正腔圓還帶感情的聲音難嗎?

    那當然一點兒都不難!

    演技?

    這老影帝的演技如果真按照倆天王吹的那樣,基本也沒什么問題。

    那還有什么難的呢?

    趁著大小姐直接去了演播大廳,方別掏出今天第一根煙點上,然后亮了一下手里沒拆包的芙蓉王:“就這一包煙,今天這一天,這部電影我就能給你搞定嘍!”

    劉芒提出質疑:“老方,我不是不信你,只是這樣太兒戲了點兒。”

    他看了眼另外三人,繼續道:“我也不是說話難聽,這樣搞出來的東西有損你自己名聲的。”

    是的,他是站在方別的角度來說的。

    而這話也是說給方明遠他們仨聽的。

    他其實已經明白方別為什么說這些的原因了!

    那就是方別壓根沒打算拍這什么電影!

    但方別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絕,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然后暗示自己站出來當惡人的!

    劉芒秒懂。

    反正替兄弟背鍋不是正常操作嘛,這鍋他劉芒背了!

    “算了吧老方,真沒這個必要,你還要管著春晚呢,哪有這個時間?別忘了年后你自己也有兩三部電影要搞。”

    他這話看似十對方別說的,但實際上就是說過那三人聽的。

    看吧,方別現在這么忙,年后還有電影要拍,跟你們無親無故的,憑什么要幫你們?

    就算說人情,現在你葉倫還欠方別人情呢!

    《青花瓷》就只值幾十萬塊?

    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那就是個友情價!

    那三人也知道這一點,所以葉倫什么都沒說。

    一直保持沉默的林清杰倒是還想說些什么,不過方明遠先站出來了。

    他苦笑道:“方導,真是抱歉,是我唐突了,改天我請您吃飯給您賠禮道歉。您之后彩排還要忙,我就先不打擾您了。”

    鞠了個躬,他就要離開。

    吃飯什么的也是客氣一下,現在他住的地方都是朋友家里,哪還有錢請別人吃飯啊。

    幾塊錢的米線倒是可以。

    “吃飯這個不著急,等電影拍完晚上我請你也沒關系。”方別倒是笑瞇瞇地攔住他,“如果你表現給力,今天一下午就能拍完了。”

    原版電影里的時間雖然是在晚上,但方別也想不起來原版電影到底有沒有室外鏡頭。

    反正他這里是沒有室外鏡頭的,到時候窗簾一拉就完事兒。

    劉芒驚了:“老方!你真要拍?!”

    敢情你不是暗示我出來當壞人的?

    方明遠也停下了腳步愕然地看著方別。

    “那不是廢話。”方別樂了,“說起來方哥你也是我本家,那幫幫你也沒什么,而且這也不耽誤多少時間。但現在有個問題。”

    方明遠直接握住他的手,激動道:“有什么問題您說!我都能做到!”

    當然,原則性的問題還是要考慮一下的。

    比如那啥跟那啥。

    那是肯定不行的!

    “也沒什么問題,就是兩件事。”方別小幅度不著痕跡甩掉他的手,然后豎起手指,“第一,方哥你有簽約公司嗎?”

    方明遠馬上了然:“還沒有,我隨時可以簽約任何公司!”

    “ok,那就剩下一個問題了。”方別把那包芙蓉王塞進他手里,“能抽煙嗎?”

    “可以的。”方明遠點頭,“要現在抽一根嗎?”

    “不不不,這是道具。”方別拍拍他肩膀,“留著之后拍戲的時候用的。”

    然后他轉身吩咐劉芒:“把聶方他們喊來,然后再去演播室借兩臺攝影機,還有收音設備跟燈光什么的。咱們馬上開始。”

    然后方別又出門喊來個工作人員,讓他幫忙找個類似于客服接線員所在的辦公室。

    之后他又給劉芒打電話,讓他去借幾件道具服裝,就是警服那種。然后再找幾張警察標志的道具貼紙還有警用小型調度臺的道具(只是道具,大型調度臺沒那個條件)。

    二十分鐘后,一群人就站在了某個類似辦公區的屋子里。

    這屋里環境比較逼仄,每個工位都類似一個小隔間,桌上是一臺電腦以及一部固定電話。

    插好攝影機線的聶方回頭看了眼在調試燈光的幾個人,然后才問:“方導,咱們這是要拍微電影還是春晚的微博宣傳短視頻?”

    “劉芒沒跟你們說嗎?”方別瞪了劉芒一眼,這才解釋,“咱們拍電影啊。”

    劉芒沒說話,他沒好意思說。

    拍電影要不是看方別一本正經的樣子,聶方都以為他是在逗大家玩兒的:“方導,您認真的?”

    “那肯定認真的。”方別拍拍手,“今天本來剛到這邊是休息的,不好意思動用了大家的休息時間,晚上讓劉芒請大家吃飯!”

    劉芒:“”

    你特么搞事為什么要我請客?

    敢情這就不算到預算里了?

    那為啥二十五塊煙錢算預算里?

    劉芒陷入了沉思。

    聶方他們見方別真是認真的,那也就不在說什么了。

    反正你是老大,你說了算。

    幾分鐘后,一身警察裝扮的方明遠走出來了。

    不得不說,這中年男人還有有點兒帥的,倒是穿出了英氣勃勃的感覺。

    但方別要的不是這個感覺。

    他要的是段奕宏在《記憶大師》和《烈日灼心》里面的那種感覺。

    于是他提出了要求:“方哥,動作跟眼神不對。身子別這么挺拔,稍微放松自然一點兒。還有眼神,稍微柔和一些,你要演的是個很復雜的角色。就是要表面上十分有正義感,但內心藏的有事兒的那個感覺。對對!就是這種感覺!”

    不愧是得過威尼斯影帝的人!方別稍微說了一下,他就表現出了那個意思。

    啪!

    方別打了個響指,等大家都看過來之后,他笑道:“我現在開始說劇情,之后就不用我說了,大家都是專業的,自由發揮就好,咱爭取一下午搞定,也不耽誤晚上吃飯。”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