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送行(第四更)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嗚嗚嗚……”

    這個時候,在百里青鋒身后似乎傳來一陣低低的哭泣聲。www.399xs.com

    同時,還有一些凝噎和抽泣。

    百里青鋒看了一眼,卻見不知什么時候,一個軍官已經帶著幾人,來到了他身邊。

    只是……

    他們的眼神怎么回事?

    怎么有點像……

    像在哀悼戰友?

    哀悼誰?

    “閣下,請你放心,你會看到的,夏爾大學的良辰美景,我們會永遠給你拓印下來,在每一年清明的祭奠之日,焚燒給你,讓你每一年都能看到夏爾大學一點一滴的變化,讓你知道,這片您為了它而犧牲的土地,每一年里是怎么樣的日新月異,欣欣向榮。”

    那個軍官站在百里青鋒面前,臉上凝重中帶著悲慟說道。

    百里青鋒微微抬頭,有些發懵的看著這個軍官。

    你這人……

    怎么說話的。

    后幾段他倒是清楚。

    時代在發展,夏爾大學自然也會發生變化,并且隨著學校名氣宣揚出去發展的欣欣向榮。

    但中間一句……

    每一年清明的祭奠什么意思?

    咒人呢?

    我就感慨一下夏爾大學這些風景遭到了破壞,肯定要翻新,到時候就看不到這些老景致了而已,用的著這樣么?

    他的傷勢雖然嚴重到堪稱前所未,估計兩天都恢復不了……

    如果期間不得已還得再打幾個落單的地窟人,花費上四天、五天、六天都有可能。

    但……

    離死還差上十萬八千里。

    “算了,今天死的人太多了,很多人精神受到了沖擊,辭不達意,我剛才又何嘗不是,至少,我正常時是喊不出‘有我無敵’那么中二的話,我先坐著喘口氣恢復一下體力,一會兒還得盡快趕去烏河市才行。”

    百里青鋒心想著,看都未看他一眼。

    煉神顯圣風險性太大了,自身力量強大才是正途。

    得盡快了!

    得盡快將天魔解體術三研發出來。

    另外,淬體方面也得抓緊時間。

    一方面弄一些檔次更好的藥材來替代養元湯和雷鳴果,另一方面,神魔鎮獄體也得盡快修煉到小成境界。

    如果能夠修煉到大成境界就更好了。

    他要是真修煉到了戰爭級,估計今日一戰傷勢就不會嚴重到這種程度了。

    看到百里青鋒眼神似乎都沒有什么焦距的模樣,軍官神色更是悲慟:“我是第九師第二團團長葉浮生,如果不是你,面對上百個地窟人戰士沖鋒,我們兩個團恐怕都會被全部打完,你的恩情,我們第二團、第四團所有人都銘記于心,你的貢獻,我們會毫無保留的上報師部,所有人都會歌頌你的英勇和無畏……閣下,請您安心。”

    “貢獻什么的不必了,我只希望你能夠盡快修建好夏爾大學!”

    百里青鋒稍稍回了回神。

    “請閣下放心,我向閣下發誓,夏爾大學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重建!”

    葉浮生慎重其事言辭鑿鑿的許諾。

    “好,無論如何,都得讓人有書讀。”

    百里青鋒點了點頭。

    “閣下,您……還有什么遺言嗎……”

    葉浮生有些哀痛的問道。

    “遺言?我去……”

    百里青鋒是真覺得這個葉浮生不會說話,正要張口吐槽,可考慮到他答應幫自己重建夏爾大學,還是忍了下來。

    不滿的話語咽了回去,惹不起,躲得起。

    當下他改口,平緩道:“我……我要去烏河市,你們可以用輛車送送我么?我的傷勢很重,跑回去恐怕……要很久……”

    “嗚嗚嗚……”

    又有人哭了。

    百里青鋒看了這個兵士一眼……

    戰場雖然慘烈,但錚錚男兒,豈能輕易流淚!?

    “烏河市,您是烏河市人?想落葉歸根么?我明白!我這就安排!李力!”

    葉浮生說著,很快已經有一位掛著少尉軍銜的男子上前,對準著百里青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用力的敬了一個禮。

    “閣下,可否告訴我們您的名諱,我們第二團、第四團所有人都將永遠銘記。”

    葉浮生看著百里青鋒,聲音稍稍有些顫抖。

    百里青鋒覺得這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可怕……

    就像看個死人一樣。

    于是……

    “斬殺地窟人,這是任何一個有能力的武者該做的事。”

    葉浮生感受著百里青鋒崇高的精神,心中感動:“如果所有武者都能有閣下這般想法就好了。”

    “會的,會的,世上總是好人多……”

    百里青鋒說著,勉強的想要站起來,葉浮生連忙上前親自攙扶。

    “不用,我沒事。”

    百里青鋒說著。

    而葉浮生看著他……

    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錚錚傲骨!

    一種即便是死,也要頂天立地站著死的驕傲!

    當下,他心神震動著,松開了攙扶著的百里青鋒的手臂。

    這個時候李力已經駕駛著一輛軍用車輛來到了場中。

    百里青鋒上了車,對著開車的李力禮貌的道了一聲:“有勞你了。”

    頓時……

    這位自槍林彈雨中存活下來的戰士紅了眼睛,淚水忍不住流淌而下。

    但他仍然死死的捂住方向盤,只是用力的大聲回了一句:“為閣下服務,是我最大的榮幸!”

    百里青鋒嚇了一跳。

    不過考慮到這應該是軍隊的作風,因此理解的點了點頭:“走吧。”

    頓時兵士發動車輛。

    “敬禮!”

    看到百里青鋒乘車離去,葉浮生猛然一聲爆喝。

    雙腳一并,挺直胸膛,行著禮,雙目含淚,目送百里青鋒乘坐的車輛遠去。

    而實際上不需要他下令,所有人,全部自發性的站直身軀,對準著百里青鋒乘坐的車輛行禮,送他遠去。

    哪怕路上的那些兵士們,在看到百里青鋒坐著的車輛經過時,都紛紛停下了手上的事,向他行禮目送,神色中充滿著尊敬、感激,以及……

    悲慟?

    這種被人走到哪里就敬禮到哪的感覺……

    百里青鋒不可否認,確實挺不錯的。

    當然,如果他們能夠收回眼中那種悲慟之情那就更好不過了。

    不然的話百里青鋒總有一種他們在送自己最后一程的錯覺。

    ……

    “長官……那位閣下真的活不下去了嗎……”

    一位警衛員來到葉浮生身邊,猶豫道:“看他的樣子似乎不像……”

    “那是武者的尊嚴!”

    葉浮生肅穆的看著他,道:“你以為,像那位閣下那般的強大武者臨死前,會躺在地上虛弱的慘叫,狼狽的咽下最后一口氣嗎?”

    警衛員一聽有些羞愧的低下頭。

    “那位閣下的傷勢,太重了……他被地窟人勇士一拳擊中,胸膛塌陷,肋骨不知斷了多少根,五臟六腑更是被全部震裂……這種傷勢就算那些修成無漏真身的陸地神仙都必死無疑……更別說他還用某種秘法,激發生命潛能,帶隊沖鋒……此刻的他絕對已經油盡燈枯到了極致……活不了了……”

    葉浮生聲音帶著沉痛道:“他之所以看上去似乎無礙,那是因為他的‘神’強大,或許已經到了可以精準控制自身的地步,所以能夠暫時壓制傷勢,安然上車離開。”

    “這……”

    “他想要一個安然體面的方式落葉歸根,我們就不應該再去打擾他。”

    葉浮生說著,看著百里青鋒乘坐車輛離開的方向,眼中有著揮散不去的哀傷。

    而他身旁的那些兵士們、軍官們,眼睛亦是再度紅了起來。

    “多年輕一個人啊,他看上去似乎和我兒子一樣年輕,仿佛正在學校上學的學生,可居然……就這么沒了……這些該死的地窟人!”

    “盡管這位閣下無私到不愿留下姓名,偉大到不想給我們任何負擔,但……我們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

    葉浮生朝他沖鋒而來的方向看了一眼:“對于一位武者來說,一套兵甲就是對他們最好的禮物,將那個地窟人勇士的戰斧、戰甲褪下來,這是那位閣下應有的戰利品,該贈予那位閣下。”

    一位兵士看著葉浮生,張口想要阻止。

    地窟人戰士身上的鎧甲、武器,向來是拉攏武者們的重中之重,很多煉體流戰爭級武者愿意加入軍部的很大原因就是軍部會提供給他們一套戰甲,一套能夠籠罩全身的辰金戰甲。

    而由于人類和地窟人身材差異的緣故,一套全身辰金戰甲再加上一柄戰兵,往往得十件地窟人戰士的內甲、斧頭才能熔煉而成。

    而地窟人勇士身上的那套裝備……

    幾乎抵得上一件全身甲的一半材料。

    就這么送出去……

    長官也要擔責。

    不過考慮到長官此番立下的大功,回去后必然能夠晉升準將,再加上那位閣下為這場戰役做出的偉大貢獻……

    一套戰甲,似乎也不算什么。

    “我明白了。”

    “那位閣下不愿我們打擾只想安安靜靜的走完人生中的最后一程,我們這幾天先別過去,但他下葬的那一天,我親自帶著這套裝備前往拜祭。”

    葉浮生無限唏噓道。

    “長官……我與你同去。”

    “到時候我也想祭拜一下這位閣下,如果不是他,恐怕我們所有人都會死在地窟人手上!他用他的死,換來了我們的生!”

    “長官,我也……”

    葉浮生伸手,制止他們說下去:“有一個算一個,到時候一起去。”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