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一零一章 羅某人絕不干背信棄義之事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那個東張西望的就是我們不闕城秦氏商會參與競賽的巨靈神…”

    在拍攝機位旁講解提醒了觀眾一句的朱莉忽然停止了繼續講解。www.eaudmj.live

    因為忽發現自己有些用詞不對,她也有些納悶,身在天蛛境傳送陣內的秦氏巨靈神在那做賊似的東張西望干嘛?

    光幕上的秦氏巨靈神的反應的確有點顯眼,關注的人都在仔細關注。

    尤其是彭希,更是皺著眉頭深思,琢磨秦氏巨靈神這般行為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倒是秦儀,大概猜到了羅康安應該看到了她的信,應該是在找她信上指定的幫手……

    看到了!找到吳氏巨靈神所在位置后,羅康安稍安心,終于不再東張西望。

    與各方溝通,再三確認沒什么問題后,一尊昆廣城神衛營的巨靈神揮手一指,發出嗡嗡浩蕩之音,“開始!”

    號令一出,傳送陣內的二十四尊巨靈神立刻陸續飛掠而出。

    傳送陣外一面浮空的墻體,剎那四分五裂,化作一只只圓碟似的飛行法器,足足有上百只,分別追著二十四尊巨靈神而去,每五只跟蹤一尊。

    昆廣殿外的二十四道光幕立刻顯現出不同的畫面,每一道光幕都由五只飛行法器從各個角度的跟拍場景組成。

    坐助手位置上的林淵已皺起了眉頭,發現羅康安已經是將巨靈神的匹配檔位調到了全部輸出的狀態,已經在緊追吳氏的那尊巨靈神。

    吳氏巨靈神內部的主駕馭人名叫黃羽,不時回頭觀望,發現緊追自己的是秦氏巨靈神,簡直是一點都不避諱。

    黃羽也皺了眉頭,他知道自己此來的目的不是為了競標,而是為了助秦氏一臂之力,只是有必要這么快暴露吳氏和秦氏的關系嗎?

    再多看兩眼,黃羽有些心驚肉跳,他發現原本散開的那些巨靈神似乎都調整了方向,似乎都追在羅康安的后面來了。

    不時四處觀察的羅康安也發現了異常,發現大家伙似乎都沖他來了,越發心驚,越發緊跟吳氏巨靈神不放。

    “搞什么鬼?”盯著光幕觀看的吳氏會長吳熙嘀咕了一句,偏頭靠向南棲如安,低聲道:“公子,秦氏搞什么?想坑死我的人嗎?”

    神色向來溫和的南棲如安變得面無表情,緊盯光幕中的變化,就連他這個不懂行的人也看出了問題所在。

    吳氏巨靈神是要在暗中配合的,遇到關鍵時刻好悄不溜地幫秦氏一把,如今一開場就要亮明關系在一起算怎么回事?想兩家公然聯手干另外二十二家嗎?干的贏嗎?這是想坑吳氏,還是想拉吳氏墊背?

    南棲如安回頭看向邊上隔了個位置的秦儀,很想問問她這邊是怎么交代的?

    秦儀也因為這個異常情況正好看向他,見到南棲如安臉上沒了笑意,微微報以尷尬回應。

    她也看出了不對,羅康安一開局就這樣搞,她心已經涼了一半,早知道羅康安不靠譜,純粹是死馬當作活馬醫,誰想羅康安竟然如此不靠譜,一點戰略戰術都不講的。

    現在心里最難受的就是她,南棲如安眼神與她碰了碰,沒什么反應,繼續盯著光幕上的情形變化。

    心里有數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外人卻不知。

    裁判席位上的天古城城主木清柔看了眼潘慶那邊,與一旁的伏波城城主商澤低聲道:“怎么一開始就集體追著跑了?情況看著不對,這幫家伙不會一開場就自相殘殺吧?”

    商澤:“誰知道。”

    木清柔:“一開場就殺戮,有點不像話,吃相未免太難看了點。”

    商澤:“域主制定規則時都不約束,你有什么好擔心的。”

    昆廣殿后殿內,域主南如坐在寶座上側靠,收了一只腳踩在寶座上,手持書卷的胳膊肘枕在了曲著的膝蓋上,冷冷瞥了眼光幕上的追逐畫面,目光又落回了書頁上,輕輕翻過一頁……

    秦氏巨靈神內“嘟嘟”聲響起,是內部專用通訊頻道顯示有人想與這邊溝通。

    羅康安第一時間接通了,還沒開口,已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秦氏的羅康安?”

    羅康安咦了聲,“你是誰?”

    男人沉聲道:“吳氏黃羽!”

    對方怎么會知道這里的內部專用通訊頻道?羅康安愣了一下,旋即反應了過來,秦儀給的那張紙上也有吳氏巨靈神的通訊頻道,讓這邊萬一有事方便溝通聯合,顯然吳氏那邊也是一樣的。

    他當即欣喜連連地客氣道:“原來是黃兄,久仰久仰。”

    黃羽才不跟他廢話,“羅康安,你什么意思?”

    羅康安不解:“什么什么意思?”

    黃羽怒道:“我接到的指示是暗中配合幫你們,你一上場就跟著我是什么意思,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們是一伙的嗎?”

    羅康安嘆道:“黃兄,別急啊,早暴露晚暴露有區別嗎?萬一跑散了怎么辦?一上場兄弟聯手,彼此間也好有個照應,你說是不是?”

    黃羽憋不住了,“照應個屁!我在暗中協助,暗中下黑手才是最佳辦法,你把人全部引來了,二十多號人圍攻,還怎么幫?我想幫也是自顧不暇!趕緊的,你換個方向跑,別跟著我,我隨后想辦法策應你。”

    羅康安怔了怔,回頭看,發現一群巨靈神就在后面窮追不舍,秦氏這得是多好的人緣,不由膽戰心驚,緊急回道:“黃兄,你別鬧了,你看看我后面,我換個方向跑,你讓我怎么跑?我一跑岔了,他們就有可能把我圍了,圍攻之下,你孤身一人,怎么策應?”

    黃羽喝道:“我自有辦法,別跟著我了。”

    羅康安嘆道:“黃兄,我這是為你好啊,萬一我跑了,人家不追我,追你去了怎么辦?”

    黃羽又不是瞎子,一開始沒人把他的去向當回事,是姓羅的王八蛋跟上自己后才把人招來的,明顯是沖姓羅的來的,頓時怒道:“不用你操心,給我滾開!我警告你,不許再跟著我!”

    羅康安:“咱們現在是盟友,我不能因你一時之氣而對你見死不救啊!任你怎么說,羅某人絕不干背信棄義之事。”

    說到底,這種局勢下,他不可能從黃羽身邊脫離,關鍵是他不敢吶,肯定是跟幫手在一起更穩妥。

    當年在仙都神衛的時候,一旦遇上戰事,他就是經常躲在大軍后面搖旗吶喊的那個,否則也不會被統領給扔出去撞上霸王。

    “嘟…”差點抓狂的黃羽沒辦法跟他繼續溝通,氣得中止了通話,另想辦法。

    “黃兄,黃兄!”羅康安連喊兩聲沒反應,頓時發牢騷了,“這姓黃的什么意思,就這樣援手的?這么大的事,找來這么個不靠譜的人,回頭我非得跟會長好好掰扯掰扯不可。”

    林淵沒吭聲,兩人的通話,他都聽到了,沒有任何要評價的意思。

    就憑羅康安之前與他溝通的話,就憑還沒開始羅康安就做好了逃跑的準備,就足以證明秦氏輸定了。

    他現在一直在想老一輩轉達給他的意思,一直在想自己要不要出手。

    出手可以,可出手的后果呢?不但他自己有暴露的風險,一旦他出手了,秦氏可就再也撇不清了和他的關系。

    他很清楚,沒有永不暴露的秘密。

    還有,就算要出手,該怎么出手,該怎么幫,是個大問題,否則一出手就暴露的話,那就沒了出手的必要。

    徐徐凝動的眼神盯上了羅康安,林淵盯上了自言自語啰嗦個沒完的羅康安,目光閃爍不定。

    “哇,姓黃的想干什么?”羅康安忽怪叫一聲。

    林淵看向室內呈現的巨靈神看到的外界畫面,只見吳氏巨靈神突然變向,竟撲向了下方飄著白花花飄絮的雄奇山巒,山巒間到處是白色繩索牽拉,密密麻麻數不清,更有無數白絮飄揚。

    羅康安二話不說,亦駕馭著巨靈神飛撲追去,總之黃羽去哪他就去哪,休想輕易甩掉他。

    空中一群追來的巨靈神也轉向撲下,潘氏巨靈神內,主駕駛人突然出聲,“機會來了,動手!”

    助手位上的人立刻嘎嘣捏碎了手上的玉符。

    秦氏巨靈神突然身軀一震,似乎失去了控制般,向著下方的山巒撞去。

    內部的羅康安驚叫:“怎么回事?”

    只聽到駕駛艙下方的內部“砰”一聲震響,他半邊肩膀便難以動彈了,被陣法的輸出匹配反噬壓制了,他一終止法力輸出,巨靈神便失去了控制。

    兩人在駕駛艙內劇烈晃動,天旋地轉一般。

    毫無征兆的發生這樣的事情,令林淵臉色沉了下來,第一時間意識到了,雪蘭做的手腳發作了!

    在外人看來,失控的秦氏巨靈神左肩關節縫隙里不斷有紅白光芒閃爍。

    昆廣殿后殿內,寶座上的南如目光一掃,盯向了光幕里那具突然出現異常的秦氏巨靈神。

    外面盯著光幕的朱莉驚住了,連她也看出了秦氏巨靈神出了問題,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揪心擔心不已。

    坐著的秦儀已經是驟然站起,難以置信地盯著秦氏巨靈神如流星般撞向山川,胸脯急促起伏,呼吸紊亂,臉色慘白。

    ps:感謝“你汪我也汪”的小紅花上架捧場!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