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五百六十章 劍道之邀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葉天將這些話語聽在耳中,對于這些人對自己修為的不屑,倒是并不在意。他只是想更多了解三重天的情況罷了。

    這些人的眼光也不過泛泛之輩,跟那些世俗之人的以貌取人相較起來,又有什么區別,自己至今之所只有結丹初期修為,不過是先前修道太過追求功利,才導致自己結了七品金丹。

    就拿南宮啟明來說,他在進入蒼梧秘境后,也是多年來不曾有一點精進,可最后還不是在乾坤塔內突破到了元嬰。

    如今既然自己到了三重天,此地既然能廣出元嬰期修士,必有其機緣,只要機緣合適,自己突破到元嬰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再者說,一時修為落后對葉天來說根本無關痛癢,先前那無日宗宗主跟南宮瑾還有南宮敬修為如何?二重天就已經是元嬰中期的高手,不過最終還不是命喪自己手中。

    反觀那冬雪妍的家族,似乎是遇上什么麻煩一般。不過各掃門前雪,葉天眼下還是一堆事情沒有解決,哪里有功夫想別人的事情。

    方才那男子的事,葉天壓根沒放在心上,只是緩緩走到眾人面前,拱手作揖客氣道:“在下葉天,見過眾位仙長。”

    “仙長?哈哈哈,他竟叫我仙長?”

    “你得意個什么,叫的又不只是你,看來不管什么時候的下界來人,都是這般謙虛。”

    ……

    眾修士聞言,再度哄笑起來,議論聲不斷。

    等大家都笑差不多了,才有一位修士站了出來。

    “這位道友,仙長什么的,稱不上。你也莫要感到怪異,我等都是天門附近各大宗門的長老弟子,在此并無他意,只是察覺天門有異,是為開啟征兆,故而聚集于此,歡迎下界之人過天門而來。話又說回來,百年前天門還經常開啟,這百年到是少了許多,也不知下界出了什么事情,導致天門被外力所阻,就再也未曾開啟過。”這名修士態度謙和,到是解釋清楚葉天眼下遭遇。

    “對了,我等先前以神識貿然探察道友,還望道友海涵,我只想知道,道友可是故意壓制修為境界在結丹期?”這時,那修士身邊一人,按耐不住,問的異常直白。

    “在下并未壓制境界,我的的確確只有七品結丹……”葉天皺了下眉頭,這些修士似乎不太友善,但他也沒多想,坦白而言,然而不等他把話說完,這一眾修士,就齊齊全變了臉色!

    “七品結丹?”

    “還真是這等修為!不會吧,百年來天門就開啟了這一次,送來的竟然還真就是一個結丹期修士?”

    “完了完了,白來一趟,哎……耽誤我修行啊!”

    葉天話音未落,一眾修士當中,就不少人紛紛垂頭喪氣,搖起頭來。

    葉天有些不解,他只是結丹期修士,修為或許不如在場的元嬰期修士,可跟他們又有什么關系,怎么這些人,一聽自己修為反倒跟鑒寶時打了眼一樣呢?

    “道友有所不知,這天門一開,各大宗門就按照慣例,都會派人前來迎接下界之人,讓其擇一宗門而入。不曾想這才數百年之久,下界之人的修為就倒退的這般嚴重了,先前開啟天門之人,最差修為也是元嬰的境界,有些雖然算不得是什么天資卓絕之輩,但憑借其自身修為,拜入一個宗門當個長老還是搓搓有余的。不過你這結丹期初期的境界,結是七品金丹,又是一名劍修,倒是讓人前所聞見。”先前態度還算不錯的那名修士,見葉天一臉不解,還是好心替其解釋了幾句。

    葉天聽了這話,頓時也是明白了這些人究竟為何而來,也跟他先前所料想的沒有差上許多。

    能夠開啟天門之人,定是二重天的佼佼者,這三重天的各大宗門就會派人前來迎接,邀請其加入宗門,增加門派實力。

    只不過葉天是個唯一的異數,一個七品金丹的結丹初期修士,或許放在二重天,還算說得過去,不過在這靈氣更為濃郁的三重天,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饒是這三重天,也會有不少筑基,結丹期的修士,但是他們的筑基都會十分穩固,不會結成如同葉天這般的七品金丹,直接將自身修仙之路的上限給限定死。

    “我看諸位倒不如就這么散了吧,這下界來人不僅修為低微,還是個劍修,怕是一些散修也要強過此人。”說話的是一名結丹期修士,看其樣子不過是一個宗門內的弟子,跟著身前的一名元嬰期修士一同前來的。

    此人態度倨傲,修為還未突破元嬰,就已經是如此無禮,想來在宗門內也一定是個居功自傲之徒。

    葉天先前雖是不怎么在意他人的的言語,但這些三重天修士一而再再而三的傲慢態度,已經是有所不滿了。

    說白了這些人,不過是仗著三重天靈氣優勢,修行的道行相對高深一些,并非是自身的天資卓越。

    而且這些人對于劍修的鄙視,也說明這世上的修行之道顯得有些急功近利,只以提高修為為主,怕是不止劍修,就是力修都是要少上許多。

    葉天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不僅微微搖頭,他突然覺得,這三重天,比起第一重天、第二重天,其實并沒什么不同。

    然而葉天的神情,落在那人眼中,卻成了挑釁的意思。

    “你搖頭是什么意思,莫非覺得我說的不對,哈哈,你要真覺得我說的不對,那不如來試上一招就知!”那人雖然只有結丹期,但口氣比起其他元嬰期的修士還要大。

    葉天冷冷瞥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滿是鄙夷之色,他實在是懶得搭理這個蠢貨。

    一瓶子不滿,半瓶子咣當,說的就是這種人。

    “你這下界之人,當真無禮!起先我看你不過是結丹初期修為,不想仗著修為欺負你,既然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我倒不妨讓你知道知道,這三重天也不是誰臭魚爛蝦之輩都能隨便來的地方!”

    葉天的蔑視,讓那人覺得自己在眾位修士面前顏面掃街,打定主意要給葉天一點苦頭嘗嘗。

    其余修士眼看事情突生事端,竟也沒阻止的意思。一來,他們也想看看這從天門而來的下界之人究竟是什么水平,二來,若這人真那么不濟,直接被打死,死就死了,也省的匆匆趕往此處結果竹籃打水一場空的眾修士回去沒個交代。

    其實很多人早存了試探的心,只是沒個好理由,這下有人身先士卒,大家自然樂得作壁上觀。

    出手這人雖然是結丹期后期的修為,可對于這個下界修士來說,境界也是說得過去。他若能撐個十招二十招的,說明還算有救,勉強值得拉攏,收回宗門充人數還是可以的。

    然而!

    那丹后期的修士話音剛一說完,眾人就見一道劍芒如同長虹貫日,瞬間照徹了山間。僅僅是一瞬間,葉天青訣沖云劍的劍尖就頂在了那名結丹后期修士的喉嚨上。

    “你們這修士實力如此不濟?”

    葉天冷冷看著那結丹后期的修士,眼中毫無感情,仿佛看一個死物般,輕吐一句。

    眾人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見葉天眨眼收回了青訣沖云劍。

    以他目前的修為,不用上時間凝滯這種神通,怕是難以對付元嬰期的修士,不過一個結丹后期的修士,在他眼中卻是如同螻蟻一般好對付,此人正好撞在槍口上,葉天正好拿這人來立威。

    方才那一劍快的是匪夷所思,即便是那些元嬰期的修士,也是大開眼界,不過細細探討,一個元嬰期的修士想要殺一個結丹后期的修士,也不過一招的功夫,之所以眾人有這般舉動,還是葉天自身結丹初期的修為造成的。

    “修道之人,本該脫離世俗想法,何來的高低貴賤之分,你等既然看不上我這劍修,為何連著一招都接不住。”葉天看著突然禁聲的眾人,平靜再道。

    “說得好!”

    眾修士當中,先前那名被調戲的女子劍修最先反應過來,鼓掌叫好,同時往前邁出一步。

    “這位道友,我是天劍門的長老寧素心,你可愿意拜入我天劍門,追求劍道么?”

    站出來后,葉天看這女子才更為仔細。

    不得不說,這女子劍修眉清目秀,膚白如玉,一身素袍身姿挺拔,再加上腰間佩戴那柄紫金上品長劍法器,傲然而立,別有一番獨特氣質,霎是引人側目。

    更讓人眼前一亮的是,這女子不說話時,泯于眾人之中毫不起眼,此刻一開口,就像是一柄藏于在山間的長劍,突兀出鞘,霎時令周圍所有的山水景色都被奪去了秀氣。

    劍修到底還是劍修,葉天心有所感,這女子怕是劍心已成,目前正在修煉自己的劍丹。

    那女子雖然只是個結丹初期的修士,但只要那天劍門的劍訣不差,對付個結丹中期修士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若是她有了好的法寶或是厲害的神通,真要對上元嬰期修士,也并非不不可與之一戰的。

    不過這等機緣并非人人都有的,葉天先前獲取的鎮岳龜山圖跟青訣沖云劍,就是到了這三重天,也依舊是世間罕見的玄妙法寶。

    “天劍門?我道是誰,原來你是天劍門的寧素心寧仙子啊,可惜可惜,天劍門沒落已經成定局,寧仙子還在天劍門,真是明珠蒙塵,我先前說過的話依舊作數,只要寧仙子愿意,我府上依舊缺侍寢的雙修婢女!寧仙子考慮一下啊!”這時候,先前就在嘲諷那女子劍修的元嬰期修士放聲大笑,越發嘲諷起來。

    “哈哈哈,你們天劍門竟然也想搶人?”又一名修士同時大笑,跟著對葉天說道:“道友,這天劍門我勸你就別去了,偏居一偶的沒落門派,數百年前或許還算不錯,可如今嘛……就連三環金刀門那樣的宗門,能壓死他們天劍門,我斷言,再不出個十年,天劍門必會被三環金刀門所吞并,道友你要真想加入,不如直接加入三環金刀門,將來在門內,也能有個更高地位不是!”

    ……

    諸如此類的話語,四周修士說了不少。但葉天注意到,這名名叫寧素心的女子劍修,絲毫不為他人言語所動,道心堅毅,從頭到尾只看自己,等待回答。

    見葉天遲遲不回答,女子劍修眼中漸漸升起失望之色。

    不過最后,她仍不愿放棄,帶著堅定的語氣對著葉天又是問了一遍。

    “你,愿意么?”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