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帝道獨尊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凰血!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仙族第二至尊被斬殺了,血濺帝路戰臺。www.luanhen.com

    但凡看到這一幕的修士,一個個瞠目結舌,陷入了沉寂中,半晌也說不出一句話!

    這一戰,一些勢力期待了很長時間,最終決出一個生與死,心中盡是驚嘆,至尊親子都被斬殺了,如若蘇炎可以在帝路戰臺站住腳,得到無上造化洗禮,踏入真仙境。

    那么天庭年輕至尊崛起的時代,真的要來臨了!

    一位真仙至尊,未來成長空間太大了,或許有資格爭霸帝榜百強,以至于十強!

    “天庭,要崛起了嗎?”

    “難以置信,時隔百萬年,該族還能誕生至尊霸主,甚至斃掉了至尊親子,即便是在天庭最昌盛時代,也會委以重任!”

    “是啊,少年魔王是年輕至尊無疑了,沒想到天庭損失了一個叫蘇炎的人,現在又逆天崛起了一位少年魔王,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誰培養出來的!”

    蘇炎渾身血跡斑斑,冷酷的外表,攝人心魂!

    他站在帝路戰臺之上,看著滿天炸開的血光,心靜如水。

    仙族的第二至尊不過是開始,他的目標是仙族的第一至尊!

    這類人,既然都有資格爭霸未來的十強,甚至三甲,自然比仙奎強橫!

    現如今,他斬殺仙族第二至尊,并不覺得有多么的榮耀,反而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他覺得自己還不夠強大。

    和仙奎一戰,蘇炎認知到自己的一些不足!

    元神固然強,但是卻難以發揮出應有的力量出來,所以必須要搜羅到一門適合自己的元神攻伐大術。

    當然,這一戰蘇炎的收獲也很大,將初始經都要演化出經文秩序,大大尊定了蘇炎的修道根基,不得不說,也值得慶賀,值得高興!

    “倒是讓我意外........”

    某個大域,安靜的有些過分,即便是懸空的帝路戰臺,也沒有任何人,來這里登臺一戰!

    帝路戰臺之下,一面黃金鏡子懸掛,宛若一輪濃縮的大日點燃,光輝刺目,蒸騰的氣息,燒得虛空都模糊了,溫度太熾烈,整面鏡子似乎囊括了千萬黃金神火。

    金黃的鏡面,呈現多種畫面,上百個帝路戰臺的交鋒,幾乎都呈現在鏡面之上!

    最終,鏡面其他的畫面破碎,唯獨留下仙族第二至尊喋血之地!

    “仙奎被被斃掉了,他可是仙族掌教至尊的親子,少主和仙奎還有一些交情,沒想到天庭的少年魔王,有年輕至尊戰力,未來最低的成就也是帝榜百強!”

    大日境附近,數位姿容絕世,明媚動人的女子觀望著鏡面浮現的畫面,在議論。

    她們一個個淺笑嫣然,氣質高貴,任何一位,都是大教傳人,或者是古老世家的貴女,來頭都不小,各個眼高于頂。

    現在她們匯聚在一起,站在一位美男子身旁,乖巧動人,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事......

    也有女子在撫琴,玉指蔥白,彈奏出的妙音動人心弦。

    她烏黑的秀發,巴掌大的雪白臉頰,朦朧水霧的眼眸,這是一位絕色佳人,當她看到大日境之上,呈現出的一個滿身是血的高大身影,黛眉微蹙,掌指用力!

    “轟!”

    古箏很不凡,稍稍用力,彈奏出的音樂,化作殺伐之光,崩壞了一座大山,亂石滾滾,沖云而上!

    這是殺伐和鐵戈之音,古箏鳴動,隱約有大鵬

    鳥展翅出擊。

    吳琪麗的眼底閃出一抹刺骨的寒光,耳畔似乎又回想起,三顆痣.......

    一想到這里她氣得芳心大亂,可吳琪麗也沒有想到,當年在九鼎山鬧出天大風暴的少年魔王,會在帝路戰臺之上,斬殺仙族第二至尊仙奎!

    “少主.......”

    吳琪麗的雙目含著怒意,也有一絲懼怕,她深知道現在的少年魔王,絕非她可以招惹的,即使是整個吳家也沒有資格招惹。

    這時候,吳琪麗求助的目光看向一位尊貴絕頂的男子。

    他相當的耀眼,極具輝煌和燦爛,散發出逼人的榮耀之光,讓吳琪麗的眼中盡是迷醉,嬌軀有些發軟。

    他是誰?

    自然是通天少主,一代通天仙體,法力號稱舉世無敵,更是天下無人敢惹的通天老人的弟子,正是因為這位是掌握通天橋的孤家寡人,仙門道統都要禮讓三分。

    通天少主,身穿一襲銀色長袍,這袍子很奇特,宛若星河之水在流淌。

    衣袍之上,閃現出點點金輝,宛若一顆顆濃縮的星斗鑲嵌在上頭,如若臨近通天少主,但憑著絕世戰衣,如同陷入古星海中,遭遇諸天星河的鎮壓!

    這東西各大仙門道統的大人物都眼紅,這可是以最頂級的大羅銀精鍛造而成的戰衣,手段是奢侈,當真是難以想象!

    “這個人未來會成為少主登臨帝榜至尊的敵人嗎?”有女子開口,聲音很輕柔。

    “怎會,少主的敵人,是天地間最強的年輕至尊,仙族的第一至尊,太上教的圣女,不滅族中最強的不滅血統,皇族的絕代戰皇,地府的輪回體.......”

    有女子開口,說了不少神威滔天的絕代天驕,他們很少露面,即便是萬強榜單的爭鋒,也很難看得到他們的身影。

    即使是他們真的站在帝路戰臺之上,又有誰膽敢去爭鋒?

    就比如這里,誰敢來找通天少主挑戰?即便是放眼整個大域,都沒有任何仙門道統來這里挖掘資源!

    當然,這不是怕了通天少主,只是各大仙門道統,不想和一個橫行無忌的巨頭為敵,更何況通天老人掌握的通天橋,來無影去無蹤!

    大日境呈現出各大帝路戰臺的交戰畫面,目前為止,唯有蘇炎和仙奎的拼殺,讓通天少主關注了一段時間。

    一般來說,最為絕頂的爭霸,在于帝榜百強爭鋒,一旦整個榜單結束,年輕一代最強的百人,才是真正輝煌絕頂!

    “殺殺殺殺!”

    仙族第二大域,喊殺聲滔天,大戰已經接近了尾聲......

    可是天庭大軍的殺氣越來越盛了,吼動了星空,像是在蘇炎助威,在為他喝彩!

    他們散發出更為強大的戰斗力,血洗仙族各路精兵,殺的整個大域尸橫遍野,血流長河!

    “敗了......”

    有些仙族大將逃亡,活在恐懼中,仙奎竟然被轟殺了,尸骨無存,死在帝路戰臺之上。

    無形中,也有著一股兇威,擠滿了整個大域,讓仙族還活著的精兵惶恐,至尊后代被斬殺了,甚至還是在帝路戰臺之上,這是天大的打擊,讓他們極難承受。

    仙族高層沉默,一言不發,沒有任何氣息散發。

    他們即便是再氣在怒又能如何?

    仙奎已經死了,即便是現在可以除掉少年魔王,心中的傷痛也難以平復!

    “那罐子里面裝填的是什么?”

    現如今,滿世界的目光關注蘇炎,他的傷勢極為嚴重,但是已經沒人膽敢登臺了,仙族的虛仙是有不少,但是和仙奎比起來有不小的差距,根本沒有資格登臺。

    即便是殺上去,也是自尋死路!

    那么蘇炎雄霸這個榜單,基本上成為了定局,除非仙族第一至尊會殺來。

    這位接連擊敗各族年輕至尊的仙族第一年輕強者,乃是爭霸帝榜至尊最熱門的人選之一,他到底會不會出手,世人非常期待。

    然而這時間,許多人都看到,一個染血的青色石罐在震動。

    這是仙奎臨死之前拿出來的,封印松動,導致里面封存的物質蠢蠢欲動!

    “碰!”

    蘇炎抬起手,震開了青色罐子的封印,這是一個儲物空間,堅韌難摧,內部的空間極大,然而封印剛開啟,赤霞滾滾!

    整個青色石罐,都被染成了赤色,像是化作一口大殺器。

    “轟!”

    從這一刻開始,石罐轟鳴,赤霞卷天,染得整個天穹都變了顏色,在蘇炎心驚肉跳的目光中,看到石罐噴吐的霞光中,有著古老而又威嚴的氣息綻放!

    “凰血!”

    蘇炎驚喜,石罐中有一團拳頭大的赤血在流淌,如夢如幻,看起來有些不真實,也如同一頭仙凰盤踞在當中,噴吐瑞霞!

    “凰血,真夠動人的!”

    與此同時,通天少主一雙深邃如同宇宙星海的眸子,也定格在凰血之上!

    吳琪麗瞬間找到借口,走過去笑道:“少主的祖凰秘術,需要凰血配合才行,真的是特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少主苦苦搜尋凰血多年,大大小小的仙門道統都藏著不賣,沒想到現在遇到了!”

    祖凰秘術,震古爍今!

    史上最強大神通,但是這秘術豈能是輕易修成的,必須需要一團凰血才行,但是這東西舉世難求,有錢也買不到。

    “吳琪麗,我知道你和少年魔王有恩怨。”

    一位女子蹙眉,玉體流淌黃金圣光,宛若一位太陽女神,美麗絕色!

    她的身材高挑,也近乎完美,肌膚雪白細嫩,穿著一身黃金甲胄,散發圣潔光輝,道:“可是天庭畢竟是曾經最強的群族,他們的背后也有超級通緝犯撐腰,凰血雖好,但是此物太燙手了!”

    “殷姬!”

    吳琪麗的顏容不變,道:“聽說,你和玄黃宇宙的蘇炎有些不清不楚的關系,難道是真的?否則你為何要替天庭人說話?”

    “滿口胡言。”黃金女子金色瞳孔綻放神光,顏容冰寒。

    “生什么氣?”吳琪麗滿臉笑容,輕輕一笑:“我就是就事論事,姐姐可沒有必要,因為一個死人惱怒呀。”

    “是呀,殷姬。”

    通天少主微微搖頭,道:“天庭已經不是當年的天庭了,凰血我勢在必得。”

    “少主,以少年魔王的脾氣,他不見得會將凰血拱手讓給你。”

    聞言,通天少主淡淡道:“一團凰血,還比得上萬強席位的價值嗎?”

    吳琪麗瞬間大喜,如若蘇炎不答應,看來通天少主要出手了,要不乖乖交出凰血,要不就失去帝榜萬強資格。

    他通天少主,有資格逼迫蘇炎!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