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天眼人生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互訴衷腸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過了好久還是雷蕾用她那十分好聽的聲音開口說道:“國興哥哥,我好幸福啊,你知道嗎,我從第一眼看到你,就對你無可救藥的愛上了。www.kmwx.net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會是很久了,但是只要我們彼此擁有了,又怕什么哪。我現在雖然做了你的女人,可是還一點也不知道你的事情,趁現在我還清醒著你能告訴我嗎,也好讓我在另一個世界里永遠的記住你,留下我對你的永久的記憶,好嗎?國興哥哥,我親愛的老公!”

    穆國興耳邊聽到雷蕾的話,不禁心里一陣激動,這是一個多好的女孩呀,自己能在即將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遇到了她,又有誰敢說這不是上天對自己的恩賜啊。

    只可惜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不能長久的在一起,否則的話,自己一定要用一生去呵護她去愛她。

    自己心愛的女人現在提出了這個要求,在這種時候,又有什么可以對她保密的呢,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告訴他自己的一切哪?即便是馬上死去也不能讓對方心里帶走一絲的遺憾。

    想到這里,穆國興就把自己的一切一五一十的,毫無保留的告訴了雷蕾,說到動情之處也不禁留下了眼淚。

    “雷蕾,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由于一場意外的事故,被我的爸爸媽媽給丟失了。由一位世外高人所救,這個人就是我的老神仙爺爺。”

    “由于老神仙爺爺是把我從柳樹上救下來的,并不知我姓氏名誰,所以就只好以柳樹為姓,給我取名柳樹生。”

    “從我記事時起,我就跟著老神仙爺爺習文練武學醫。不管是三九嚴寒,還是酷暑三伏,從沒有一天間斷過。就這樣我度過了我的童年時光。”

    “這樣的日子一直過了十六年,直到我考上燕京大學,準備離開老神仙爺爺的那個晚上,我才知道,我的身上還肩負著一副重擔。這就是振興華夏,造福億萬黎民百姓。”

    黑暗中,穆國興的話語在空曠的巖洞里出了凄涼的聲音:“今天,我們陷

    入這個絕境,我實在是心有不甘啊!我還沒有完成老神仙爺爺交給我的使命,我的任務才剛剛開始。但是,我也絕不后悔。因為,我救了你,也是履行了我職責的一部分。我能得到你雷蕾,也是上天對我的恩賜!”

    雷蕾在黑暗中睜著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看著穆國興模糊的臉龐。聽著他那雄厚略帶磁性的聲音,也跟著穆國興的述說,陪著自己心愛的人流淚和歡笑。

    當穆國興說到他那四個如花似玉的老婆時,雷蕾突然插話說道:“國興哥哥,我現在終于明白了,當我叫你穆哥哥的時候,你為什么讓我叫你國興哥哥!你身邊的那四個姐姐她們好幸福啊?她們一定長的非常漂亮。可惜了,我們再也不能和她們見面了!否則的話,我也一定會把她們當做自己的親姐姐,和她們好好相處,快快樂樂的在一起!共同陪伴你走過一生。國興哥哥,你說要是咱們早一天認識該有多好啊?”

    聽到雷蕾這樣說,穆國興心里也是一陣熱,也沒有說話只是用他那強壯的臂膀緊緊的摟了摟雷蕾,。

    當穆國興告訴他自己的家庭時,雷蕾出了呀的一聲驚叫,說:“我認識你的爺爺,不過是在電視上面,我經常看到他,他好威嚴哦!國興哥哥,你怕你的爺爺嗎?”

    “傻丫頭,兒孫都對自己的長輩有一種畏懼感,那不是怕,那叫敬畏!天生的血脈關系是永遠割不斷的,無論是生在平民百姓家里或者高官顯貴的家里,這種血脈相連的親情是什么也代替不了的!我的一切已經說完了,現在輪到我最親愛的老婆,著名的電視臺主持人雷蕾小姐把她的家世對我進行現場播報!”穆國興調皮而又不失幽默的說道。

    “呀,國興哥哥,你壞死了,干嘛要叫人家是老婆,多難聽啊!”雷蕾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擰著穆國興??膛。

    穆國興納悶的想到:怎么天下的女人全都會這一手啊?這時他又想起調皮的童彤說過的一句話:“對自己心愛的男人又擰又掐,是女人的專利!”想到這里穆國興的心情又暗淡了下來,一時陷入了沉默之中。

    “國興哥哥,你在想什么呢?叫你半天也不答應!”雷蕾看到穆國興好久也不說話,終于忍不住了問道。

    “我這不是在靜靜的等你現場播報嗎,怎么還不開始啊?”

    從雷蕾那動聽的聲音一字一句的就像平日里現場播音般的話語里,穆國興漸漸清楚了雷蕾的全部事情。不禁又為老神仙爺爺驚人的預測所震撼了。

    原來,雷蕾的父親曹紀年是金山市一個主管宣傳文教工作的副書記,母親是市婦聯一個普通的科級干部,下面還有一個弟弟正在讀高中。

    雷蕾的名字本來叫曹蕾,由于她從小就長得非常可愛,上學期間大家都親昵的稱呼她叫雷蕾,她的姓反而沒有人記得了。從京城廣播學院畢業后,考進了寧北電視臺,由于工作的關系,干脆就把姓給取消了,就叫雷蕾了!除了身份證和戶籍上還姓曹之外,就連她在單位的工作安排表上和印制名片上都是以雷蕾來稱呼。

    穆國興聽到這里,

    不禁嘿嘿的笑了起來,越笑越覺得好笑,到了最后竟然哈哈大笑起來。他這一笑把雷蕾給笑糊涂了:“國興哥哥,你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是不是嫌我爸爸沒有你爸爸的官大啊?我又傻乎乎的愛上了你?”說完又用手去掐穆國興。

    “哎吆,哎吆,你別掐啊!”穆國興好不容易止住笑,“你聽我再告訴你。我剛才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訴你。從小收養我的老神仙爺爺給我留下了五枚玉如意,在上面分別貼著鐘、吳、趙、童、曹讓我送給他五個孫媳婦,前面的事情你也已經知道了,我已經把玉如意送給她們幾個了,就差這最后一個姓曹的我還不知道在哪里!從那之后凡是我見到年輕女人我一定會先問她姓什么,如果是姓曹我一定會退避三舍,遠遠的躲開她!沒想到陰差陽錯的卻又碰到了你,看來我們之間還真是上天注定啊!”

    “是啊,國興哥哥,我們兩個一定是上天注定的,我在你的心里也必然會有一個位置的。不過國興哥哥你老神仙爺爺怎么就算得那么準啊?他能事先就知道你有五個妻子,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雷蕾也不禁為這種巧合而感到驚訝起來。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