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還看今朝 > 正文卷 第九卷 第四十三節 打動
    筆趣閣 最新永久域名:www.eaudmj.live ,請大家牢記本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那沙市長,您所說的和國家政策形勢相結合所存在的風險,能明示一下么?”劉總遲疑了一下。www.eaudmj.live

    正因為相信對方不至于信口雌黃,所以他才要慎重一些,這個項目可以說關系到東方希望集團的成敗,再怎么慎重都不為過,但這不是東方希望集團不作為的理由。

    “唔,這么說吧,我是基于這樣一個判斷的,從去年開始國內經濟形勢呈現出飛速發展的態勢,各類生產物資價格也出現了新一輪普漲趨勢,特別是在一些事關國計民生的領域,金融機構開閘,許多領域貸款已經有超出了中央調控范圍的趨勢,所以我認為這存在一些風險。”

    沙正陽頓了一頓,“但這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為如果中央要調控,那也是普遍性的,但我們需要考慮到如果中央既需要讓經濟保持一定增長勢頭,同時又要壓一壓一些太過于冒頭的冒進跡象時呢?那么就有可能會采取在局部領域的踩剎車,嗯,用點剎的方式,我的意思您明白么?”

    劉總有些震動,中央調控不是什么新鮮內容,每隔一年在很多領域或者綜合性的調控都存在,東方希望集團和他不是沒有經歷過和見識過,但是沙正陽所說的“點剎”就有些耐人尋味了,特定領域和行業、特定時段,甚至就是特定企業,是這個意思么?

    對方憑什么這么說?如果真要這樣做,依據何在?

    問題是這需要依據么?不需要,國家對經濟形勢的調控沒有理由可講,一切需要服從大局,問題是這個服從大局具體到自己身上,那就讓人難受了。

    劉總沉默不語,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他不認為沙正陽會拿這等事情來開玩笑,假作危言聳聽以為自己謀求利益,也不排除可能,但再三斟酌,劉總還是排除了這種可能性。

    因為這種情形可以一時瞞得了自己,但遲早會暴露,對沙正陽來說,得不償失。

    沙正陽也很耐心,他也清楚這位劉總白手起家創業幾十載,對時局形勢的判斷自然也不差,唯一可能的就是對方有可能的就是沒有料到幾方面因素可能重合在一起疊加起來。

    誰都料不到,除了自己。

    “沙市長,我不清楚您的這種判斷從何而來,但我也承認,不排除有這種可能性,只不過我想問一句,如果真的出現那種狀況,我們東方希望集團這個項目無論擺在哪里,有什么區別么?我不認為平原省或者中州市和其他省市就能有多大的區別,難道說平原省和中州市可以不受你所提到的那些因素的影響?”

    嗯,很好,沙正陽心中稍微踏實了一些,說明這位劉總并不沖動,還是很清醒,意識到自己給他的設想并非空穴來風和毫無根據,對方也有對方的消息渠道。

    “劉總的這問題提得好,如果是這樣的非人力可控因素,那么平原省和中州市憑什么就覺得自己可以擺脫或者避免這種因素的影響,真要到了那一步,好像大家都應該差不多才對,甚至某些省市可能比中州更具優勢啊,比如有些副省級城市,比如一些省份地位更顯重要?”

    沙正陽自設自問,有點兒自我解嘲的味道,劉總卻沒有視為開玩笑,而是很認真的點點頭:“不錯,沙市長,我也就想問這個問題,不瞞您說還有一些省市也向我們東方希望集團發出了邀請,而且開的條件不差,或者說我認為可能比中州更具誠意,他們給出的支持力度也一樣不小,那么如你所說,既然大家在你提到那種因素下,都沒有辦法,那我何必選擇你們中州?在商言商,還請沙市長理解。”

    “當然,我也是搞企業出來的嘛,關系到無數人身家,當然要問清楚才對。”沙正陽很坦率的笑道:“那我來說說,我們平原省和中州市的優勢,我所介紹的這種優勢,嗯,不是指那些個軟硬件條件,那些東西在之前我們雙方的會談中已經介紹過了,劉總也認為我們介紹的并不比其他省市有什么優勢,我所提到的這些因素可能正是在日后我所預測可能出現的非人力可控問題出現時,可能發揮作用的。”

    沙正陽的這番話正是劉總最想要聽的,他的確想聽聽,沙正陽憑什么就認為中州可以在他都覺得遇到那種情況大家都無解時,卻能有一搏之力?

    “西部大開發戰略是中央提出的,的確給西部地區的發展帶來了很大的發展契機,中央在很多政策和項目資源上予以西部地區傾斜,使得西部地區這幾年發展勢頭一下子就猛了起來,劉總對這個情況也很清楚吧?”沙正陽笑吟吟的道。

    “當然,我本人也就是西部人嘛。”劉總朗聲笑到:“這幾年西部地區的確和前幾年不一樣了,中央也意識到了西部大開發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了。”

    “對,但是西部地區的大發展,加上東部地區的優勢更突出,那么凸顯了什么呢?”沙正陽語氣很輕松,“凸顯了中部地區的黯淡,嗯,不是已經有理論界的人在說了么?東部先行,西部開發,中部塌陷,可是中部地區也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且堪稱是承上啟下的一個關鍵環節,中央怎么可能容忍什么中部塌陷?所以,據我所知,中央正在醞釀‘中部崛起’戰略,預計下半年就會成型,最遲明年初人代會上就會正式以國家戰略方略的形勢出爐,劉總消息靈通也應該有所耳聞才對。”

    劉總微微意動,沙正陽所提到的他當然有所了解,但是據他所知中央也只是有這么一個提法,具體內容尚未真正成型,這一位卻是了解得如此清楚,當然平原省作為中部六省區的腹心之地,這方面肯定十分關注。

    “聽到過一些,但是好像還沒有上升到沙市長所說的那個高度。”

    “有一個過程,但我覺得這不正好么?如果貴集團的這個鋁電一體化項目真的落地我們中州,是不是可以作為中部崛起戰略我們平原省戰略的一部分呢?如果上升到這個高度,哪怕是真的有什么外部因素的影響干擾,我想高層也需要考慮我們平原省和中州市的實情吧?您說對不對?”

    沙正陽態度閑適,胸有成竹,讓劉總也是更覺得對方似乎再來之前已經有了一些把握,才敢如此放言。

    “我來之前就向我們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匯報過,如果這個項目落地我們中州,肯定會作為未來三年我們中州的一個戰略項目來主抓,同時也要上升到全省戰略項目高度上來,省里兩位主要領導都認同我這一觀點,我們市委i書記,嗯,也是省委常委的楊天誠同志更是表態他會親自抓這個項目,……”

    作為東方希望集團的掌舵人,他不是沒見過領導,但是但就某個項目來說,要列入一個省級的戰略項目中來,還是讓他有些動容。

    “沙市長,感謝貴省貴市的看重了,東方希望集團銘記在心,……”劉總有些感慨。

    “劉總,我要說的還不止于此,單就這一點,我覺得可能也還難以讓劉總放心,我再說說我們平原省的特殊性,都知道我們平原省是全國首屈一指的人口大省,農村剩余勞動力,也就是所謂的缺乏專業技能的初級勞動力輸出大概我們平原省和四川省大概是并駕齊驅了,但我們省委省政府,我們中州市委市政府認為如果能夠在我們本地解決他們的就業才是根本之計,……”

    “中央對解決農村勞動力就業增收的重視程度從2000年以來一直呈現上升態勢,劉總也知道現在每年中央一號文件都是‘三農’,其中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農民就業增收,我們平原作為這個問題最為突出的省份,如果有這樣一個項目進入,我想將其列為戰略和民生并重的項目,并不為過,我們市委市政府也是有此打算的,嗯,這甚至也可以算是我們中州市委市政府的一個承諾吧,所以還是那句話,當外部一些其他因素難以阻擋的影響來臨的時候,涉及到戰略和民生的政治因素往往會具備特殊的抗力,您說呢?”

    劉總不得不承認這一位的口才和思辨能力太強悍了,一步一步誘導著自己的思維跟隨著他的思路走,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對方很好的把握住了自己最擔心的核心問題,而且提出了解決的對策方案,這個方案還很具有可操作性,也不是那種毫無依據的空頭支票,起碼自己是被打動了。

    相比之下,其他省市雖然也十分熱情,在多輪談判中也提出了很多優惠條件,但都是一些軟硬件上的優惠,說穿了就是經濟利益上的優惠,卻沒有真正觸及到最擔心的問題,這也是他一直遲遲沒有下決心將這個項目落地的主要原因。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