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全能五行系統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請求
    <font color=red>筆趣閣</font>已啟用最新域名:www.<font color=red>biquge001</font>.com ,請大家牢記最新域名并相互轉告,謝謝!

    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的睡一覺,他也不想太過于勞累,在葉蘭睡了之后,便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倒頭便睡。www.eaudmj.live

    次日,天氣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

    “系統貌似升級了,變得更加強大,這樣一來,我提升境界便更加簡單了。”

    早就聽說楚葉今天回學院,風原也是十分激動,帶著人在此處迎接,楚葉倒是有些詫異。

    不過楚家之人已經把他和葉蘭趕出去了,他懶得去管,說道:“娘,這些事,不管我們的事,就不要管了。”

    風原說著,老臉微紅,可能連他自己都感覺說的話違心吧!

    楚葉實在想不出如何教風原,只好搖頭作罷,說道:“師尊,不是我不教你,而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教你,每一次我畫出符咒,完全是憑借本能,而且似乎我體內有一種十分特殊的力量,隨著我的成長,知道的符咒也越來越多,而且我只要知道那一種符咒,便可以隨意畫出。”

    “他,他畢竟是你的爹……娘就求求你了!”說著,葉蘭竟然要跪下。

    “哈哈,果然楚長老是精明過人啊,實際上老朽我的確有個不情之請!”

    風原心中對楚葉身世十分忌憚,在之前楚葉煉化止血符之時便認為他是一個結丹修士,可是經過調查,發現楚葉的確很普通,可是卻又十分迷惑,楚葉怎么會和曲俊邁稱兄道弟。

    楚葉嘴巴微張,不屑地哼了一聲,這止血符是老子的,老子想教給誰就教給誰,不教你還罵我,你倒是還有理了。

    葉蘭解釋了一便,楚葉大概也算是明白,就是今天有人去楚家了,而且似乎氣勢洶洶,不知道是何原因,后來那一撥人走后,楚家傳來的噼里啪啦的摔東西聲,像是有人非常生氣。

    “沒事,就是你既然身為我們符咒學院的客卿長老了,那么就得以最崇高敬意來迎接你!”

    這個世界的符咒要求符文在乎畫出的時候要保持一路暢通無阻,這樣才能夠讓靈力順利連貫起來,符咒才能夠成功。

    和風原進了屋,聊了老半天,總算知道風原要說什么了,果然不出他所料,風原果然是為了讓楚葉教他止血符的畫法。

    楚葉話語雖然嚴厲,暴怒,但是只要聰明一點的人都知道他這已經是服軟了,若是之前,楚葉怎么也不肯再和楚家交際,但是剛剛那句話卻是話中有話!

    所以,他現在只想提升自己的符咒師等級,哪怕是不惜一切代價!

    葉蘭看著決然的楚葉,心里焦急,也沒聽出楚葉的意思,頓時眼睛一紅,就忍不住哭了起來。

    楚葉聞言,頓時有些發怒,但是不是對葉蘭,而是對楚中天。

    葉蘭眉頭緊皺,臉色帶著愁容,道:“葉兒,娘,娘希望你能夠管上一管啊!”

    ……

    “楚長老,你可算來了,我可是為了你專程去了你家好幾次呢!”

    楚葉搖頭,苦笑道:“娘,你都為他們做到這個份上了,我怎么還能夠騙你!”

    一直和葉蘭聊到半夜,楚葉才在葉蘭睡下之后松了一口氣。

    距離風原師尊來臨已經是半個月后,楚葉見到風原之時,本以為風原師尊是大怒不已,卻沒想到并非如此。

    葉蘭說道這里,頓時彎下身子,抽泣的聲音傳出。

    睡之前楚葉還不忘看了一眼自己的信息,卻發現這升級之后,系統雖然買沒有什么提示,但是卻有些變化。

    葉蘭聞言,頓時停止哭泣,“葉兒,你沒有騙為娘?”

    楚葉也是眉頭緊皺,他并不是小氣之人,止血符他不是不想交出來,只不過實在是無法教人,這個世界畫符咒和他的符咒區別很大。

    風原聞言,目光有些暗淡,似乎是在惋惜,楚葉所言神乎其神,他活了那么久,自然知道那些信那些不信,但是人家不想教,也總不能明搶!

    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給你提示了會給隨機內容!居然還采集!

    最主要的是技能,竟然分出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技能,除此之外,還有五行之外的技能。

    風原已經停留在高級符咒師很多年了,一直沒有提升,他的有生之年,便是希望能畫出一張中品低級符咒出來

    風原胡子頭發白花花的,火的歲數估計也得個幾十年或者一百多歲了,可以說是老謀深算,楚葉可不相信,這風原一次次去找他,是為了讓他回來學院上學!

    楚葉有些煩躁,但是不忍心看葉蘭這樣,他將其攬著,說道:“娘,都是我不好,我聽你的,我聽你的,只要他們有什么事,我一定幫忙!”

    譬如兩個筑基真人斗法,一招一式都可能直接將對方毀滅,誰還會在你的身上劃出一道傷口,然后慢慢地死亡呢!

    搖搖頭,嘆息一聲,風原道:“楚長老,你今天剛來,就隨便轉轉,熟悉熟悉環境吧!有些地方你可能沒去過,那是因為你權限不夠,現在你可以隨意去任何地方……”

    “師尊,你這是做什么?”

    “我只是想要學習其中的經驗,從而升級我的符咒師等級,到時候,我們符咒學院便不用被壓迫著了。”

    ……

    楚葉嘴角微動,卻是沒有說出什么,眼望著風原師尊離開,這才聽見一直跟在風原背后的弟子道:“哼,不想教就不教,還說得如此冠冕堂皇,真是笑話……”

    楚葉打了個哈哈,道:“行了,師尊,不要賣關子了,這一次回來,說吧,究竟是什么事?”

    “葉兒,你,你不應該這樣啊,不管怎么說,他都是你爹啊,而且……”

    無論怎么說,此刻他們只想和楚葉搞好關系,最好能夠讓楚葉幫他們傳授一下止血符的畫法,這樣一來,便可以使得符咒學院整體水平上升,說不定還會成為赫赫有名的學府。

    楚葉給葉蘭留下幾張止血符,還有土遁符,教給她使用方法,然后離開,前去了符咒學院。

    之前的界面很是簡單,一眼便可以看明白,但是現在,變得比較復雜,但是卻更加精細。

    這止血符是屬于那種低階修士所用,修為只要高深一點,便沒有絲毫用處。

    看楚葉一臉皺眉的樣子,風原無奈道:“楚長老,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的止血符這整個符咒城沒有人可以畫得出,所以是獨一無二的,當然也是十分珍貴的,而我沒有其他意思……”

    冷哼一聲,楚葉伸出手將葉蘭拉起,道:“娘,我說過,楚家從那一天開始,便于我毫無瓜葛,他們嫌我給他們丟臉,將我們逐出家族,這已經是奇恥大辱,倘若讓我們主動前去幫他,這不是讓別人看我的笑話?”

    楚葉的則是完全不附和常理,因為系統存在,他的每一個符咒都帶有斷裂符文,也就是每一次都需要中途停止輸送靈力,然后卻又能夠使符文相互關聯,這在這個世界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葉所說,倘若讓他們主動去幫他,這便是讓別人看他的笑話,這也就說,想讓我幫他們,除非他們親自道歉,親自來請,而且還得有誠意!
广西福彩快3给合走势图